新詩
Matty
Maintain
207 are following
1.8k articles

.

Ciriatto_羅夏

光年外的煙

那煙說著話語 意識逐漸模糊  視線閃爍 片段卻不在腦裡面  哪場夢 讓人記取一生 試圖抓取縷煙 吞入腹中 品嘗一回如焦土壯烈的心願  說著話語的濃煙 是誰燃起火光  那短暫綻放 留在眼中永久光痕 讓那獨自的世界失控 我們都懂 是孤單犯的錯 是那掩…

Ciriatto_羅夏

哭的不顯眼

只是哭得不顯眼 不是那般無所謂  僅存心中的憔悴 成為他人眼中的疲憊 只是原因仍藏在嘴邊  不屬一人的無法理解 連自己也不敢拆解  那無謂得無所謂 彷彿拆開後的零件 只剩眼淚 與滿地無法接黏的碎屑

Ciriatto_羅夏

筆下的花和雨

故事 開始於花開的季節 這份思念未到終點 仍飄散花香    那一個偶然 有如被遺忘的雨季 猛然出現 靜靜消逝    寫著擁擠的字跡 不敢提及的寂寞 無法被消弭 彷若那綿延不絕的雨 沉靜於土裡    只是端測著內心 卻忽略了    我只是這筆下 未開的花卉

織夜靈星

星空回聲 - 亞特蘭提斯的終焉

終結之曲奏響,最後的帷幕降下。陸地沉沒的預言,注定沉沒於永夜之淵的古老神話

Related Tags

  • 原创诗
    138570
    似詩非詩
    44192
    文字創作
    61419
    Matters
    7095k
    散文
    4452.5k
  • Matters新人打卡
    1.6k2.1k
    創作者
    97482
    Matters文學圈
    118189
    紀錄
    119468
    短短的
    598
Back to All
Ciriatto_羅夏

「噓」

羊隻逃離鐘面 圍著夜燈 無聲派對   名為王位的沙發 癱坐生根 利刃切分重複每日的 新鮮 完美圓圈 僅剩屑末糕點    撐起心情細細吞嚥    羊毛飛舞 藍色房間 冷色也能溫暖 羔羊稱王 瞳孔效仿鐘擺 開始晃動     放開肉體 連接靈魂自言自語 放冷…

Ciriatto_羅夏

黃燈

曾徒留一場夢 在深夜時分    佇立黃燈路口 試圖凝視陌生面容 不想提及昨日的錯 你 是否能懂 黑燈瞎火在這街口 全成藉口 一個念頭卡在喉頭 驅使車頭奔向不在的城鎮角落    繞過一圈過去與未來 而現在 是碰撞後的碎屑 沒人留下明顯傷口 疼痛 等人解救    …

Hermia4

我的媽媽

寫完我的爸爸後,怎麼能不寫我的媽媽呢?

Hermia4

我的爸爸

父親節快到了,想不到什麼特別的禮物,只好把文字獻上給他。

伊恩

詩作《心港》

〈一〉 海面月色靜靜地躺 波光粼粼裡的水之精靈 將迷失的心毫無預警地貼近 進港船隻投向暫時的依靠 浪花阻擋不了炙熱的魚群 歡聲笑語的熱鬧酒館角落裡 啟程的倒計時滴答作響 將悲歡都織進舊夢 華年放入巷口 〈二〉 即將離別的前夕 明明無數次嚮往別離 六月…

Hermia4

中學的結伴同行

致:隔壁班的朋友們

Hermia4

獨處的花園

唯美的花園經過連日修剪,終變成這個模樣。

Ciriatto_羅夏

抉擇中惡整了自己

空白的筆記最難下筆 有時寧願它就此純淨 有時卻覺得不用可惜    想用廢紙先練好字 但又不捨折壽那支好筆    筆記仍舊潔淨 苦了自己 快有過目不忘的記憶

Hermia4

大學宿舍

沒有幻想中的煙花酒地,只有你和我在這長長方方的空間裡,展示最奇特、最怪異一面,卻免被批判。

Hermia4

若不是進修需要,其實我不想再面對學業。

如苦命一條。學業,我們九月再見。

Hermia4

如果我說不出

代入入院三星期的公公的心聲

Ciriatto_羅夏

淚水寫做字 能該多美麗    攢著一生 不足化為舍利 只需一點 寫盡一豎 為了一字 烏黑白紙    滴水透明如字不明    稱愛 卻礙 止於爐火盛旺 薪火相傳    一筆 再一字

Ciriatto_羅夏

浮世穢

世界胡言亂語 跟著裝瘋賣傻 透過不正常管道 宣洩 遍地可見的寂寥    普通感受 高貴不了 與你別無二樣 呼吸 活著    沾染非片面的毒癮 期待一回甦醒

Ciriatto_羅夏

最後一句

來通電話,向昨日告別。揮別的自己,被拋棄, 那明日張開眼的軀殼,裝著誰,    卡在夜裡的鬼魅, 黎明時是否將煙銷灰滅。輕蔑雙唇,承擔著, 開口即飄散的灰燼。該說你好,    還是掩著話筒,氣音一句, 我好想念。

Ciriatto_羅夏

陰暗處旋開

花朵,於清晨緩慢旋開, 她嬌脆,卻正面迎接炙熱豔陽, 不管生在哪,不管是否有人期待、欣賞, 她明白自身價值,不僅止於生存。她的靈魂在振翅間舞動, 閃耀在陰暗卻又光明之處。祈願整片花海的世紀, 於晨曦山邊, 佈滿,綻放。

疏雲

淩晨睡前

對面樓的燈一盞不剩 敞開的窗裁剪一段黑 學山本耀司的手法 倒一杯光明牛奶 幾啖飲完 嘴巴還覺得寂寞 啜一口煙,輕輕地 讓它黏在唇邊 跟隨上一行結尾的游標打拍子 一、二、三、四 每分鐘大約55次 聽竇唯的《安神符》將近一小時 哪裡飛來的蚊 徘徊在耳邊囉囉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