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book icon

Sunline

@sunline

久違的短髮,沒有市場的短髮T!

令人慶幸但也不幸的是,女同圈開始走向女女相戀再也不需要有一方特別男性化來作為「偽裝」,解放了不少假扮男性的女同志,但同時也可能讓陽剛氣質、外表、身材的女同志們進入了下一個無所適從的情境裡!

韓國影視總在用歷史提醒觀眾/《逆貧大叔》(삼식이 삼촌)

想望權力的那些人,從來未曾鬆懈,虎視耽耽覬覦著,冷不放地就從你手中奪回什麼!

滿街都是心裡有傷的人/《破浪男女》

性愛拍得很美,那些綑綁之間的呼喊、喘息,都那麼真實,那麼地想從那樣的痛苦逃離,但也不盡然是逃離痛苦,或者更是一種望向內在的慾望。

讓人為之驚豔,像聽布袋戲一樣!《羅生門(台語翻譯版)》

喜歡布袋戲、看歌仔戲長大的中年人,絕對不能錯過這本書,這本有聲書!實在是太趣味了!

在韓國教保文庫교보문고買了一本心心念念的書!

書實在太重了,出發前往日本前,我就將在韓國幫姊姊代購的化妝用品一起寄回台灣了。寄的時候發現:這本書居然要1.7kg啊~~~還一度猶豫要不要花運費,也太重了一點!但想想,加上運費還是不貴啊!又不用再帶著它飄洋過海扛上扛下,還是將它塞回了寄件的紙箱裡!

寫給台文書的編輯、排版設計(含電子書製作):源樣字體的異體字、Unicode缺字!

台文書的出版越來越熱烈;電子書的市場也一直在成長。技術上不論是平台、作者、編輯、排版與設計,以及「字體的開發」上,都需要不斷地學習、精進。願大家做書、讀書、賣書都開心!

青春,本來就是殘酷的/《青春並不溫柔》

前陣子在立院前的集結,看著許多孩子說起政治立場與家中不同,必須小心翼翼地在參與抗爭時藏好自己的行動。我便說了一句:「怎麼這年頭搞得政治出櫃比性向出櫃還難!」若時間拉回《青春並不溫柔》的時空背景,在野百合學運後的校園抗爭,就不只是只有對抗校園裡的政治,連同把性向也一併加進來,就有雙…

當買書的風氣吹往電子書!

任何想要寫書的新作者、小作者,都可以嘗試自學做電子書、發行、出版,從編輯開始。文字世界的有趣不亞於任何影音、圖文的創作。若是已經具備影音和圖文創作能力的創作者,再把文字加進自己的創作,肯定是更精采、更多元的作品。

夢:八天七夜的旅行+八天七夜的長睡!

旅行,就是一種造夢的行為。從現實進到夢裡,再從夢裡回到現實。一個人前往世界各地與他人產生了連結,瞬間且短暫的連結,除非有緣否則難以像那些我們看過無數個男女主角擦肩的故事一樣延續;其實現實生活也一樣,像旅行一樣,如果沒有誰起了那個頭開始了故事的另一篇,那麼我們都會像平行宇宙一樣毫無關聯的活在同一個時空裡!

寫在開始之前:《獨旅的浪漫》我去了釜山又從福岡回來了!

我真的就只喜歡看別人的生活日常,看一座城市為觀光做的努力以及行銷自己城市的方式,什麼夜景、海景、網美打卡處、拍膠囊車哪裡最美的點、要去哪裡吃什麼、一定要吃到買到看到什麼⋯⋯呃!你們瘋了嗎?我才不要把時間花在那些擺拍、排隊,或是吃個飯都不能吃熱的、喝個飲料冰都融了還沒拍完的行為上。

戰友!

什麼是戰友?不論是家人、朋友、同學、老師、同事,乃至於國家與人民,我們願意為了共同的目標一起付出!每個人都願意、可以替別人多做一點點、多想一些些,能夠體貼、體諒、互相幫助對方,讓每個人都不會出現那樣孤單、孤立無援的心情!

寫給編輯的基礎功:你不該浪費時間設定那些格式的事!

可以的話,把「編輯」視為一個「統籌」的職務!你會要把關一本書從文字、圖檔、編排、印刷所有的細節,你要有能力統籌你所需要有人協助你一起完成的事!在那之前,除了「文字能力」外,請強化你所有在這個專業上的能力,那會使你工作、做書更有趣!

那條民主自由的路/《鹽水大飯店》

是啊!那條民主自由的路,從美麗島事件至今將滿四十五年的現在,依然如此布滿荊棘!只要你一不留心,黑頭車裡的人,總是會冷不防地,從你身後將你推落!

關於製作Matterszine電子書的幾件小事,寫給編輯群和matters站方的!

但願各位能享受一個專業編輯的繁瑣與快樂!做書是件非常愉快的事!特別是自己能朝一項專業的能力前進。(有興趣編輯的人也可以看一下!)

不要害怕/討厭主管/案主高標準的要求!

不要花太多情緒去討厭或排斥那些高標準的要求,所有在工作上高標準的要求:流程的安排、時間的掌控、作法的變化⋯⋯以及所有所有你可以替這項工作多想到的那些細節,或者花一點點自己的時間去嘗試、去熟悉、去接觸新的事物,吸收新的知識、觀念,都不能單單只是「主管/案主」對你的要求,而是自己對自己的!

寫給編輯與設計的參考:影視劇本圖文書不要把字壓在圖上!

那些弄得美美的、文青文青的文宣照,都是設計過「哪裡要擺字」是從「拍照」就要想的事,再不是挑照就要想的啊!(什麼,你說請設計P圖就好?呵呵~~那要看你花多少錢請什麼設計啊!)當文字與圖片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它就成了那張圖的設計之一了,就不單只是「我要把這些字加在圖上」而已了!

每一次在故事裡對號入座/《不夠善良的我們》03

「不夠善良」很好,太完美的故事、人設通常都不切實際,不切實際的故事只能是一種想望或者看過就忘的癡心妄想;回到現實的當下,或者擁有共鳴能思考自己的意識,也許更是抵達豁達境界的開端:這一切都是意識的左右!一旦你找到了那個開關,你就會享受你意識所帶領你到達的所

圖書館可以借到書,就沒有人買書了嗎?

這就是個分眾時代,你永遠不知道其他地方還有沒有你的目標族群?你有沒有可能就那麼恰好地,在哪個瞬間,得到了珍貴的、你完全沒有料想過的青睞!或者再從這樣的過程中,漸漸地建立起小小的讀者群,少少的,始終專一、忠誠的讀者!

平行宇宙裡的自我意識/《不夠善良的我們》02

說到底,人要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會甘心地相信「過去的就是過去了」,「(該要)忘了」的聯絡人,該在某一個時間點按下刪除而不是「通話」或「傳送訊息」?而這個意識,也決定了後來的故事走向,一旦人認清「現在的我都是過去我所做的所有決定而來的」就更能從不同的平行宇宙回到當下的時空,過著「這個宇宙」應該有的日子!

寫給有志從事編輯與出版或自出版的:不是喜歡閱讀、寫字就好,請對做書/賣書的過程有熱情!

在你想要完成的那件事上(哪怕只是糊口飯吃/把工作當工作,它也是你想要完成的事)拿出你的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