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

寫詩。 _ 說是盛世,其實已然疲倦/ 都市的雷雲不下雨/ 是鬱熱與虛無的日子/ 而上萬人在海前集體沉默/

〈Gnossienne:No.1〉

發布於

若萬物有靈

我想對此保持神秘

「得知」是一層霧

我們是主動穿上的

還是被動

我不得而知


曾經人們如此堅信

於是圍繞著祭台跳舞

模仿動物,在烈火間

只有手勢在場

低著頭顱

並非臣服,只是敬畏

唯有戰爭來臨

才被允許擺動眼神

盛大地祭祀勝利

與犧牲


現在我們收藏「得知」

那些祭台大抵進了博物館

也許業已毀壞

敬畏、跳舞、犧牲……

都換了新的模樣

城市無有野性

只是傾軋

卻比蠻荒更躁

有人

開始披上神祇的外衣

我並不想知道——


當我回家

試圖將那層潮濕的寒意

掛在衣架上

它,我不得而知的

突然也成了我的家具

成為生活,玄秘曲

早已存在於

靈魂的遠古之中

無有嘈雜

流淌並沉靜著

思想與大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