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Matty
Maintain
476 are following
2.5k articles

.

考拉不渴

瞬刻(191-195)

191 花見 老婆買了盆梔子花,擺在茶几上。接連幾日開得熱烈,一個不留神就多出了一朵。我突然意識到不會寫那個梔字,想了幾回的工夫,她又綻開了一朵。花草總是美好的,誰會不愛看花呢?我彷彿看見老婆雙手捧著花盆興高采烈地從花市出來,滿街喧鬧遮不住五朵小花的香。

Openbook閱讀誌

人物》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承認我們在婚姻中受了傷? 專訪李欣倫《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

距離《以我為器》雖已是5年前的事,然時至今日,提及女性如何剖開自己,直面生產當下乃至產後的磨難與偶發的喜悅,讀者恐怕還是難以忘記那本書中銳利的形容。是故有些人可能會問:關於女性書寫,還能往何處鑿得更深?對此,李欣倫以散文集新作《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來回答。

蔡牧希

一週有雨

【一週有雨,也有祢】 陰霾的日子,海浪持續撲向無人的岸,在鼻腔激起一陣浪。噴嚏有一,就有二有三。細微的憂傷鑽入眼睛,涓涓流出誰的前塵往事。進入北疆之後,步伐急促如雨落點,踢躂跟緊前人的節奏。雨聲夾雜在車陣之間,淅瀝落為更倥傯的戰爭。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心急,時而踉蹌絆跌他者。

farmandherstory

与青梅竹马一起回老家

我们看着相同的电视剧,每日厮守在一起,但是一起坐车回老家的经历,还是给我的童年带来深刻的体验。

Related Tags

  • 分享
    2842.1k
    223419
    原创
    66853
    畫畫
    1682k
    夢想
    256706
  • 抗疫
    99220
    原創文學
    29261
    翻譯
    1611.4k
    原創小說
    1851.3k
    讀後感
    170660
Back to All
考拉不渴

【七日書】第二季(2): 扔不了的小板凳

有些東西扔不了,扔了也忘不掉。

考拉不渴

瞬刻(186-190)

鱷魚頭朝哪邊?你說呢。

regress

咖啡,要用時間來做調味

我的老師說,其實她以前喜歡喝加滿牛奶的「甜咖啡」

考拉不渴

【七日書】第二季(7):那兩個畫面

閉上眼,看不看得見;哦,閉上眼,只要你想~

蔡牧希

出格的夏天

【出格的夏天】 六月,某個大雨落下的前夕,你來,提及那些格子外的事。時光逆流,我們是漫溯的舟。再一次啟航,我們也許,必定,無疑還是會選擇以字划槳,擺渡那些黑水時刻。在字與字的縫隙之間,看見月影緩移的吉本芭娜娜,聽見下課十分鐘藍芽淹沒的秘密,在一個欲雨的午後,讓濕濡的夢逶迤一道只有十七歲知道的長巷。

考拉不渴

【七日書】第二季(6):來去之間

“回來了?幾時回去?回去了?今年還回來嗎?”

考拉不渴

【七日書】第二季(5):十八歲的我和八十歲的她

我和我媽

考拉不渴

【七日書】第二季(4):爸媽的母語我不懂

他們倆吵吵鬧鬧一輩子,我都聽不大懂他們在吵什麼。

考拉不渴

【七日書】第二季(3):大妹妹、二妹妹

姑表、舅表和姨表

蔡牧希

當我們,車行過溪

【當我們,車行過溪】 一如去年,畢業典禮之後雨就綿綿落了,像一席軟綿的呢喃,那時候來不及說的一切,都溶進夢裡。雨勢沿著西海岸而來,捲落去歳的雲雨。雨天只有一種神情,灰以及更濕的灰。即將結束的一切,還有一隻隱翅蟲蠢蠢欲動,臨別之際烙下深深的一痕。

蔡牧希

唯一的十八歲

【唯一的十八歲】 週末晨間,滿室睏睡的意念只有蚊子醒著,迴旋飛繞於考卷與花圃之間,遲遲不能決定該選考哪一科。風扇歪斜地轉,是眾人頭頂的輪盤,無聲旋飛命運與機會,並不在乎有些人不需要機會也睥睨命運。蚊虺無聲螫傷我們的腳踝,或任何失於防備之處。

蔡牧希

落單的耳機,往……

【落單的耳機,往……】 一只藍芽耳機躺在窗沿,沿途聽河與雨的對話。話是模糊的霧,輕輕熨上車窗,卻怎麼也撫不平心事的皺褶。風的速度也許撥開一些芒花的露,也拋擲一些萎謝的葉。然而雲仍是遠方的雲,你仍是那季說不出口的夏天,嗡嗡鳴響一樹一樹睏眠的蟬。

蔡牧希

我是漏一拍的心跳

【我是,漏一拍的心跳】 長長的出走,是為了回來。如果迂迴的逆旅,從此失去方位,也許下次就無從啟航。冬日行走的唯一困擾,是不斷模糊的視線。當呼吸成霧,世界就失去輪廓,只剩步伐帶位——定向於東寺的飛簷或是安靜的京都塔尖。導盲杖規律地擊打地面,交通號誌持續綠色的鳥鳴,心緒途徑幾個路口後仍沒法上站。

金毛線球

西環變幻時:聯華茶餐廳

我管她叫作阿花,皆因貓身的奶油白及麥穗黃。那片白不純,黃斑深處露赭紅,四蹄踏髒雪,瘦骨嶙峋。老闆娘笑說此貓無定名,問我常來拍照作甚,捎回家養就是。每次進店坐下,總要先看阿花在何處躲懶。身為看板娘,招呼自有一套:不論閣下是熟客與否,她只會遠遠來記注目禮,佛眼似有煙圈從瞳仁中徐徐呼出。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虛詞・◯】一對母子

要數最獨特的人倫關係,應該非母子莫屬,皆因關係打從胎兒還未成形便開始建立。關係往往會經歷轉折,而一對母子注定要經歷兩次生、兩次死。由停經,到得知胎兒的性別,再到胎動...... 賢妻漸漸適應身體的重量,開始跟孩兒說話,便成母親。到羊水傾瀉之時,一番叫嚷燥動之際,世界迎來一個新生命。

蔡牧希

很抱歉,您的密碼輸入錯誤已達四次

【很抱歉,您的密碼輸入錯誤已達四次】 銀行。等待號碼跳躍如夢裡的羚羊,時間是柵欄,總有怎麼也橫越不過的曠野。「跟您確認電話。」美麗的行員一個一個字嚼著, 「地址呢?改成通訊地址嗎?」 那些不屬於我的笑容,帶出前面一位客人更多的反問,問句如鉤,釣出無語的魚堆疊如山若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