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是神》3-14 王的雨季

甘納許
·
·
IPFS
·

自兩人跨過森林外圍走在針葉林總是鋪著乾燥落葉的蓬鬆地上,她們彼此一句話都沒說。這是One第四次來到這。家族傳統視針葉林為聖地,明令禁止族人任意前往。然而,並非所有人都知道森林所座落的確切位置,僅有歷代族長與長老們擁有得知的權利。她的祖母告訴她森林的存在,也同時嚴肅地警告了她。她說這座森林有著魔力,每次妳踏進森林,它都會告訴妳一件事,攸關並影響妳未來人生的事。那時即將成年的她,傲氣正盛視傳統為無物,未曾留意這則來自祖母的警告。直到三度來到森林的她遭遇挫折,往後的她才有了敬畏之心,暗地裡決心不再拜訪。

從她與X.梵托相認的那一刻起,她就發現她身上不僅讓血統帶來了部分與自己同樣的特質,竟有著足以喚醒她心中某個傷痛的行為舉止。當時,她以為她已成功地將被勾起的回憶幽魂驅離,卻沒想到那幽魂霸道任性,如同它還在世時一般。它躲在女孩日常的舉手投足中,利用了她自以為的理性,以為女孩終究是女孩,絕對不會是他人的這種疏忽,造成了此刻正走在森林的她,無法辨別她在過去幾天培養出的情誼,對象究竟是她血緣上的妹妹,X.梵托還是她過往生命唯一的朋友,王。迴避了這些天,她終於肯承認她們在某些層面是如此地像,連走進針葉林所說的第一句話都相同。

她們說:「這裡不下雪。」

在One剛滿十八歲那天,她啟動她籌畫已久的離家計畫。她將離開北方,去到遠方一座典雅的古老城市,那裡有著石砌的城牆、寬敞的大道,以及專門栽培菁英的頂尖學府,而她手上正好有張入學通知,是她日後成為知名病毒權威的生涯起點。而王,是她在化名迦利的這段生命旅程中唯一的朋友,同時也是她過往人生裡的第一個。她記得當她走出家族那木造厚重大門,她迫不及待地放下頭髮,接著奔向位於市中心的中央車站。她照著計劃,在不被發現的狀態下通過閘口,按著車票號碼去到事先安排好的獨立臥鋪。在臥鋪門緩緩闔上之後,她吐出一口悠長氣息,隨後跟著興致哼起了小曲,不受拘束般自然地跳起舞來。列車就這樣載著舞動的她緩緩駛離她的家鄉,往她嚮往的無拘無束的人生前去。

當列車橫越過邊界,就此離開了北方,車窗外的天氣丕變,彷彿闖進一個放任雨神肆意妄為的世界。在列車沿途所將經過的月台上,滿是抱怨大雨的乘客,因為濕氣已然浸透了他們,甚至液化了用以支撐身體的骨架。那段瘋狂下著雨的日子,人們吸飽水氣的皮膚因軟爛而浮出皺褶成為常態,當時政權為求國民能早日回到正常生活,竟呼籲社會試著用摺痕取代光滑,作為日常中相對正向的語彙。他們說,用久會習慣的,就像雨下久了會忘記晴天那樣。

眼見不斷下著雨所帶來的荒謬和矛盾就要將人逼瘋,只有她不以為意,用極其欣賞的態度看待那事後被視為災難的持續性大雨。因為在她嶄新的視野中,少了以往來自母親給予的枷鎖,以至於她眼前一切的人事物都像是讓雨水徹底洗刷過般,全都閃耀著潔淨無垢的璀璨光芒。

而即將與她同住多年的室友,王,則替她帶來另一層面的美好。她用她任性霸道的溫柔,從生命的日常根基中如同無所不在的濕氣,緩慢而全面地滲入了她,最後,竟在她內心積累成一場永不止歇的雨。王與她初次相遇那天,就直取她過往生命的核心。她看著她校園證件上的馬尾造型,隨即開口要求,她說:「我想看。」得到冷漠作為回應的王,毫不在乎地向前再踏上了一步,用她熱情的眼看進她藏著許多秘密的綠色瞳孔。她開口,再度要求著她:「為了我。簡單用手挽起都好。」

她哭笑不得,從沒想過離開家鄉的嶄新未來會遇上這任性妄為的王。於是,她妥協了。在那瞬間,她卻有了她將在王身上妥協未來一輩子的預感。她手伸向腦後,挽起她離家之時決心再也不扎起的馬尾,接著換來了王真摯的讚賞。王是如此熱切地讚美著她,搭配使人舒服的甜美笑容,提出了更進一步的要求。在北方貴為家族領袖的繼承人的她,從未受到這般待遇,不知如何是好的她只好再度妥協。她答應王,一周可以有一次的機會為了她去綁起馬尾。彷彿聽見人生一大喜事的王,再度放大並真摯地感激她的妥協。最後,在相隔一段時日後,毫無疑問地她放棄掙扎,臣服於王在情感上驚人的滲透力,從此綁起馬尾與她相伴。

在異地,繽紛豐盛的全新生活,帶來無數驚奇事物與體驗。兩人結伴嘗試過所有當時那年紀的女孩應該嘗試的任何活動。她們像是形影不離的雙胞胎那般,身影踏遍那座典雅古城的所有角落。她天性中過人的記憶力,將當下每個時刻以定格畫面的方式紀錄下來,曬在她思緒中每個留白的位置,好隨時隨地都回想到些什麼。

她同時專注在她的學習與病毒研究。入學不到一年的她,就以積極的卓越表現,在全校師長同學間傳遍名聲。隨後被拱上學生主席的經歷,使她開發出非凡的溝通技巧。最後,配合上打造名氣所必備的親和態度與適度不過度的堅持自我,讓「迦利同學」在成為歷屆校園風雲人物的頭號代表。

然而,當她回到了房間,回到獨處的狀態,她會卸下迦利同學的身分,做回原本的自己。她會點起盆火,用上半鐘頭的時間,盯著火焰好讓整天下來積累在體內的喧囂能夠止息。她用那些喧囂餵食火焰,卻拒絕進行往日傳統所教會她的火祭。她清楚她要的是什麼。也因為如此,她也從未忽視過她心中那猖狂的野心,那些關於她秘密計畫的一切也都在預定期程上順利進行著。

她總是在用盡全力,暫時退化成沒有思考與行動能力的低階生物時,敲上王的房間門,讓她用她的霸道任性去主宰她最為脆弱的時刻,直到隔日太陽重生之時,她精力充沛的體力回復之時。她以為這關係中的安好時光能夠持續一輩子,就像她所預感到的她將妥協於王一輩子,卻怎麼沒想到那是以她生命為基準的衡量。因為她在不久的未來將會理解到,那所謂的一輩子竟有長達三分之二的時光,她要去妥協的是王的死亡,是去接受王以截然不同的樣態繼續去主宰著她……

【未完待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甘納許邊緣生物。是相信劇場有神的古典份子 在信義區的角落用內心劇場寫小說 以哲學、神學、文學小說以及戲劇劇本作為閱讀嗜好 有著期望哪天能擠身經典之列的瘋狂夢想 長篇小說《病毒是神》 連載中 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krishnacaspar
  • Author
  • More

《病毒是神》4-6 分裂

閱讀筆記——《界限之書》

《病毒是神》4-5 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