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界限之書》

甘納許
·
·
IPFS
·
埃德蒙·雅貝斯:「太初,即是未來。」

2024初始,世界看似更加動盪,不僅天災頻傳,中東戰火亦有擴大之勢,西方緣於亞伯拉罕以降的信仰價值觀之衝突,再度浮上檯面,猶太議題又一次躍升為全球矚目焦點。

關於猶太議題涉及層面之廣,筆者非此領域專長,無法有條疏理,故不列為此文之重點。

僅分享法國當代作家埃德蒙·雅貝斯(Edmond Jabès,1912-1991)文集之截錄,分享猶太在哲學、神學上,對於世界原初之不同觀點。

(譯本為簡體中文,以下截錄為筆者以翻譯軟體轉為繁體中文,未有增添之內容。雖說如此,仍有語義落差之可能,建議可自行參閱原書內容,以取得個人對文字之最佳體悟。)

生命·點

太初,有了生命,隨後,生命變為語言。有一次,我無意間寫下了這樣一個詞語:草語①。

草葉是第一個印記,它靦腆地宣告那個神聖的話語即將來臨;其可預見的——自然的—一後果便是:它是某種書寫在文字出現以前的不可靠的機會。

隨後,造物主緘默了,草枯萎了。

但荒漠是造物主之書。他將自己的形象祭獻給了荒漠,並拜託每個字詞最終能恢復祂的形象。

天風蕩過書頁,挑戰書頁的暴怒;它久久席捲著黃沙,在破壞之後停歇。

這就是有人講給我聽的故事。

太初,有了無蹤的軌跡。

造物主以祂的食指指路。祂為閱讀確定了方向——程序—一讓人以此為律,祂自信一切都已設計停當。

書,並非沙之書,而是以缺席之詞語所敬畏的沙構成的書——書通過書中的字母呼吸,就像皮膚通過汗毛孔呼吸。

詞語缺位期間的書,各種傳說在其中若隱若現。未來在此接觸到了往昔。

被黃沙掩埋在聖名荒漠中的某個名字之書。造物主在此迷路,逃過了自我之死。

這就是有人講給我聽的故事。

太初,有了黑暗,書的黑夜。

在亞當眼裡,一縷微光在自身閃爍,在反省。

這縷微光便是那把鑰匙嗎?

如此說來,那把鑰匙在太初時就該亮相了。那縷微光以一已方式逐漸長大,與智慧樹上那枚令人垂涎的果子一般無二,渾圓地像一個點。後來,猶太人猜到了,那個點,其實就是先於元音出現的元音,是先於鑰匙出現的書之鑰匙。

那果子當時不過是一枚禁果,夏娃愛上了它。她品嘗之後又把它給了亞當,被亞當嘎吱嘎吱囫圇吞了下去。

他們原本對宇宙一無所知,可遽然間,居然能破譯字宙了。

造物主原本是打算把這種能力賜給他們的,可如今卻被他們的這項本事所惱,便當著他們的面把那本書合上了。

這就是有人講給我聽的故事。

太初,有了那個點,那個點裡藏著一座樂園。

往昔啓發了猶太人,他們在每日踐行那本書的文本過程中發現,每個詞語都有自己的根。於是他們以輔音做成樹幹,以元音做成提供養分的樹枝,就像造物主用一個明亮的點做成了白晝的天體,用一個炫目的點做成了黑夜的星辰一樣。

書佔據了那棵樹的位置。從此,世界便可以閱讀世界,並如此成長。

夏娃的過錯難道僅僅是先期閱讀和書寫之罪嗎?

但,這一過錯若是狂熱追求黎明的激情,該當如何?猶太人與其造物主的結盟也可能就出於這種偶然,那是共存的兩種聲音之間的諧振。

開端眾多,必有被爭議的開端。

與此同時,那把鑰匙陷人了那縷微光,那縷微光陷人了那個符號,而那個符號陷入了空無。沙再次出手,又一次掩埋了書。所以,直到諸世紀的盡頭,仍有一部書有待發掘。

太初即是未來。

備注:

① 草語(V’herbe)為雅貝斯自創,在「herbe」即「草」,一詞前加大寫「V」構成,讀音如「verbe」即「語言」,以此喻語言與自然界和生命之間的關係。此為本書譯者暫翻。

  • 有關此語,我私自認為其類同於德希達「延異-Différance」一詞。相關內容可參閱《書寫與差異》德希達 著。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甘納許邊緣生物。是相信劇場有神的古典份子 在信義區的角落用內心劇場寫小說 以哲學、神學、文學小說以及戲劇劇本作為閱讀嗜好 有著期望哪天能擠身經典之列的瘋狂夢想 長篇小說《病毒是神》 連載中 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krishnacaspar
  • Author
  • More

《病毒是神》4-6 分裂

《病毒是神》4-5 初衷

Mur日常 一日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