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意识、自我边界的练习小记

布蕾脆脆奶芙
·
·
IPFS
·

昨天自习学习进度不佳,回来后想早点把剩下的任务完成就立马继续学了。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宿舍的一些时刻都会有一定的预感,xxx看到什么会有什么反应等等。

很多时候,我很希望自己可以不这么敏感,有过于强烈的捕捉他人注意力和表现的意识和能力。我不想说敏感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我自认为我是个过度敏感的人,以至于很多时候失去了主体性,过分关注环境而忽略了自我感觉的发散和自我意识。这导致的一个问题是,即使我能预感到环境的暗流涌动,当它真的具体地发生在我面前时,我会一时集中不了自己的想法,而很被动地接受或没有准备地面对这一切。这不仅是表达能力的问题,更是我的注意力环境化与客体化的问题。之前我以为的表达问题只能说是相对来说较为浅层的,因为你连自己都不认识不了解,何来准确表达一说?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我费力表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和正在表达什么…

除此之外,昨天室友看我回来还在学调侃我会卷到她这件事,我当下的感觉很不舒服,但我没能及时作出深入的思考和判断,以至于我只能去解释最浅层的道理,首先是我不是学太猛而是白天学太少才要补一点,其次我学习不是为了卷她…显然她在自己的臆断中并不在意这看似掩饰性的说辞。

这个说法有两个让我不舒服的点,一是不加判断的审判,二是话语间妄自赋罪的霸权逻辑。第一点是我本来就很讨厌的一个点,先入为主,极其霸道地把自己片面肤浅的认知和臆想强加在别人身上,这种想法是正常的,我觉得不说出来倒没什么,你怎么想与我无关,但当面直接地对他人如此霸权逻辑的审判,我个人感觉受到很大的冒犯。第二点,其实和第一点本质上没有太大不同,都是一种霸权逻辑罢了。作为两个独立的个体,何况我们之间并没有竞争关系,我的学习程度和她可以说是毫无关联的,这样的对比极其的荒谬与可笑,甚至我觉得很自欺欺人。但这种自欺欺人,妄自强加在别人身上,话语间嫁祸为对方的主观意图,非常无礼。

虽说这算是这个时代流行的心理/表达现象?我不太懂它的专业表述。但我不觉得日常交往中对他人用如此粗暴随便的话语judge别人是正确且合适的,无论形式上多么casual or 戏谑,都应该考虑到关系间最起码的尊重。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