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編輯室|可以再俾啲掙扎|項目C

SAMPLE
·
·
IPFS
每年我和朋友都會抽空去觀賞浸會大學和中文大學的藝術畢業展,但2020年度的畢業展因疫情關係,無奈開放數天後被迫閉幕,在不斷轉變的社會狀態令我也錯失了一兩屆的畢業展覽。雕塑課的時候,曾經有一位老師說:「在同屆的學生中,大約只會有5%的人能成為藝術家。」。數年後,在大學畢業那年,另一位老師說:「做藝術家其實不難,因為堅持的人不多。」。而事實的確如此,藝術生涯是考驗耐力的越野長跑。

原文刊載於Sample雜誌IG

在疫情政策時緊時鬆的狀況下,最近各地區的藝術展覽也重新開放,我也打算追趕一下展覽的進度。在朋友的提醒,才驚覺又來到了一年一度的藝術畢業季,社交媒體上也看到兩、三所大學的藝術學院更新了畢業展的宣傳。

每年我和朋友都會抽空去觀賞浸會大學和中文大學的藝術畢業展,但2020年度的畢業展因疫情關係,無奈開放數天後被迫閉幕,在不斷轉變的社會狀態令我也錯失了一兩屆的畢業展覽。

雕塑課的時候,曾經有一位老師說:「在同屆的學生中,大約只會有5%的人能成為藝術家。」。數年後,在大學畢業那年,另一位老師說:「做藝術家其實不難,因為堅持的人不多。」。而事實的確如此,藝術生涯是考驗耐力的越野長跑。

三年過後,我們都能輕鬆地回去看看展覽,朋友說道:「你現在能輕描淡寫,你想想當年多麼想拿到那些獎項?大家的心情⋯⋯」。

開幕典禮算是各大學學院的藝術金像獎,除了讓大眾及業界人士能與畢業生直接交流,晚上十多個獎項花落誰家,作品會否因此受到認同是畢業生內心承受著的不安與期待。

獎項環節便是第一項障礙賽。

得到獎項固然高興,但會否因自滿令自己裹足不前,反而無法持續發展;沒有獎項的學生又能否經得起失落及挫敗感而繼續創作。然後,這句說話又會在我腦內響起,「做藝術不難,因為堅持的人不多。」。很多朋友往往需要身兼多職,或是全職工作,兼職創作。然而,大家都體會到,工作了一整天,下班後是不會有精力創作。掙扎了數年,一些人便會放棄,堅持的人便再減少。

畢業只是藝術生涯的開始,如何靠個人能力、機遇及毅力繼續發展,就要看大家的掙扎程度。

剛好今年巴塞爾藝術展 (Art Basel)延期至本月27日至29日舉行,希望熱愛藝術的各位除了到灣仔會展,也延續你們的熱情到各大學支持藝術畢業生,留意更多本地藝術家及展覽。

____________________

#Sample樣本 #香港文學 #設計 #閱讀 #文學 #評論 #藝術

#literature #graphicdesign #hongkongart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