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編輯室
SAMPLE
Maintain
0 are following
16 articles
SAMPLE

週五編輯室|適應陌生的廚房|編輯A

開完會一起吃飯是Sample的重要儀式。在擁有工作室之前,我們會借用空置的大學(通常是BU)課室開會,之後在學校附近或搭車去交通便利的區域找餐廳吃飯。我們會互相推薦餐廳和食物,吃到好吃的東西時就會熱烈地討論這道料理的做法以及它好吃在哪,有時回家後會嘗試還原這些菜色。

SAMPLE

週五編輯室 | 想要一塊水松板|葉梓誦

近來想要一塊大型水松板。這一種欲望,出於對資訊整理的需求,希望將繁雜而來源不同的資訊,以更視覺化的方法呈現。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早前看見獨立遊戲 A Hand with Many Fingers 的畫面,才確立了這種想法。

SAMPLE

週五編輯室|一齊來編程吧!|編輯之狗|

當人力與資源的問題得到初步解決,接下的問題便是如何優化行動,讓資源更快入自己袋。玩家此時便需要發揮想像,在基礎程序中加入不同的「條件」,讓程序因應情況做出不同應變。例如,其中一個方向是當防衛數值過高時停止入侵,改為運行弱化程序⋯⋯

SAMPLE

週五編輯室|工作與儀式 #認真|陳家朗

這是一種儀式。工作有工作的配置,閑時有閑時的秩序。工作前有很多前置作業必須完成。必須準備好能量飲品,必須適量進食,必須關上窗簾,必須完整清潔房間,必須沐浴淨身;手機設成請勿打擾模式,如果記得的話,打開專注用app「Forest」(種樹時出現的quote是「垃圾」,沒事看什麼手機?

Related Tags

  • 藝術
    3891.5k
    出版
    79298
    電影
    8864.6k
    創作
    7236.1k
    檔案室手記
    118
  • 世上最爛的人
    22
Back to All
SAMPLE

週五編輯室|The truth is out there|胡文釗

疫情肆弱,生活一團糟。最近家人出現病徵,雖然一直在家快速檢測都是陰性,但安全起見,我還是留在家中。於是,我展開了漫長的觀看《#X檔案》之旅( Disney+ 有齊11季)。我一直只熟悉《X檔案》的主題音樂,也就是 Illuminati confirmed 的 memes 的背景音樂。

SAMPLE

週五編輯室|#香港竟然是考現學演習的最佳場所!?|#編輯M @floorslipperyhk

1986年,日本路上觀察學會成立,藤森照信如此說:「最後的自由(…)更具體地説應該是──當我們在街上漫步時,發現有趣的東西會(使自己)感到如釋重負,彷彿這時我們的眼睛才真正屬於自己,整個城市似乎也更加令人自在。」

SAMPLE

週五編輯室|機會只有36次|#項目C

每次用菲林相機拍攝都會比數碼相機更為 #認真,首先拍攝成本很高,其次是看到影像的過程需時。買菲林,拍攝,沖底片和照片,整個程序快則也需要數天。最重要的是拍攝機會只有36次,心裡要考量這樣的構圖、角度和光線是否值得按下快門。一卷菲林能拍攝36張底片,如果有技巧地入菲林,有幸會拍到37至39張。

SAMPLE

週五編輯室|宮崎英高的憐憫——談魂系列的「跳躍」機制|實編D

最近《#艾爾登法環》發售,相信有許多人都成為了褪色者,在絢麗燦爛的交界地盡情冒險,當然編者也不例外。今天要談的是在遊戲中既舉足輕重又可有可無的機制,那就是跳躍。先不談其他遊戲,至少在魂系列中跳躍一直都是毫無存在感的動作。但是在《艾爾登法環》玩家能夠真正的跳躍,這個機制就是 #宮崎英高 憐憫的體現。

SAMPLE

週五編輯室|實編之路|E實編

我行路返工放工更多是出於一種逃避心態,逃避這一天的內容只有工作的事實。記得最初會行路回家就是單純的不想這麼早回到家中,工作的需要,多數到了凌晨才能放工,每次回到家後唯一想做的就是盡快睡覺,這一整天的時間,就被公司以時薪50元買下了,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便在上班前後加插一段屬於自己的時間

SAMPLE

Textes d'appui|#週五編輯室|#葉梓誦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狂熱地迷上某一個作家,花一大段時間把能夠找到的作品都讀過一遍。這些間隔或許可以以時期命名——這是村上時期、卡佛時期、卡爾維諾時期、巴特時期、馮內果時期、麥卡錫時期⋯⋯若以時間計量,這些時期往往按年劃分:那就代表,每隔一年左右,就會找到另一位作者,面對另一組參照體系,另一組問題。

SAMPLE

週五編輯室|辛苦了。努力這麼久,放棄一下也沒關係吧?|編輯A

amazarashi 在 YouTube 發表了新作 MV《#空白の車窓から》,主唱 #秋田弘 被稱為「風雨系覆面詩人」,因為 amazarashi 每一首歌的歌詞都能被當作一首優美的敘事詩來欣賞。《空白の車窓から》的意念是「從空白車窗望出去的風景」,講述一個失意的人背上行裝,告…

SAMPLE

週五編輯室|#IT狗| 肥城之狗

由html、css,javascript再到react、node、styled components、next,但也由此發現自己是如此愚鈍,甚至是蠢到死,以前讀文學的時候並沒有這種自覺,原因是讀到一些抽象的概念或聰明的構思,往往是受到極大的衝擊,覺得自己掌握了某種知識的力量,如同…

SAMPLE

週五編輯室|Punctum Line|陳家朗|

Macklemore最觸動我的line,永遠無需word play,無需很強的技巧,甚至那句子本身再也平常不過。就像一個酒局,一個朋友會隨口對你說的話。好像很隨便,卻是最深刻的,那是真真正正的punchline,重重地打了你一拳——或者,punctum line,如刃刺穿你,然後用他的一切溫柔將傷口填滿。

SAMPLE

不再看 Budget 做人!|#週五編輯室|芫荽黨黨員

已經購買最新一期 #檔案室手記 的讀者可能知道,這次第25期的設計與正常雜誌完全不同,是一盒封存完整的檔案,必須拆開封裝,才能一探裡面的內容,一探檔案員的操作體驗。雖然雜誌使用盒裝並非新鮮事情,例如《#大人的科學》雜誌便會附上各種科學實驗玩具。

SAMPLE

承認自己就是個爛人吧!|#週五編輯室 |胡文釗

每次遇到人生的難題,向好友或者長輩傾訴,很多時候得到的答案都是「做回自己吧」。究竟,我何曾不是做自己?升學,就業,任何人生分岔口,我們都在預想不同版本的未來。這些未來無論是成為最幸福的人,成為最有權有勢的人,還是履行他人期望的人,都只是各種不同的自己。

SAMPLE

週五編輯室|可以再俾啲掙扎|項目C

每年我和朋友都會抽空去觀賞浸會大學和中文大學的藝術畢業展,但2020年度的畢業展因疫情關係,無奈開放數天後被迫閉幕,在不斷轉變的社會狀態令我也錯失了一兩屆的畢業展覽。雕塑課的時候,曾經有一位老師說:「在同屆的學生中,大約只會有5%的人能成為藝術家。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