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的《又见炊烟》,与日本战败后殖民地的引扬者们

大鵝Stephen
·
·
IPFS
·
”再见了 再见了 椰子之岛,摇摆的小船载着踏上归途的父亲,今夜 我和妈妈还在祈祷,父亲平安地归来“

又见炊烟

又见炊烟升起 暮色罩大地
想问阵阵炊烟 你要去哪里
夕阳有诗情 黄昏有画意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又见炊烟升起 勾起我回忆
愿你变作彩霞 飞到我梦里
夕阳有诗情 黄昏有画意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夕阳有诗情 黄昏有画意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又见炊烟>

1978年,邓丽君在专辑《岛国之情歌第五集》中,发行了这首庄奴作曲的《又见炊烟》,不久便传唱两岸三地。然而这首歌的曲并非是另行作曲,而是直接使用了日本的《里の秋》的乐曲。这样的使用不仅仅是因应邓丽君本人前往日本发展,接触到了许多的日本音乐;其他的歌手也常常有着同样的使用,利用日本已经接受过验证、传唱许久的歌曲,再引进到华语乐坛。例如周华健的《花心》的原曲便是冲绳的民谣《花〜すべての人の心に花を〜》,张国荣的《沉迷是金》,则使用的谷村新司的《儚きは》等等。而《里の秋》,更并非是战后的一首普通的歌,而是带着战后日本最为困难的时代,最为困难的一群人的回忆。


1945年8月15日,昭和天皇对国民宣布了终战诏书,接受波茨坦公告,画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止符。然而战争的结束却是“旧日本帝国”时期,居住在日本以外殖民地的日本人末日的开始,其中包括昔日“日本帝国”的各殖民地及附属国的中国、朝鲜、台湾、东南亚以及南洋群岛等地。在日本政府与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协调下,开始遣返滞留于海外的日本人回到日本本土,这一过程被称为“引き揚げ”,被遣返者也有了专门的名字“引揚者”。其中,仅满洲一地便有超过一百万的日本人,整体需要“引扬”回国的人数更是高达六百万人,其中包括曾经的侨民、开拓团团员,以及军人战俘。

自葫芦岛引扬归国的日本人 [11]

不同占领区下的引扬者命运非常不同,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占领区下的引扬者很快便被遣返回国。而苏联占领区下的满洲与桦太(即今萨哈林岛北纬五十度线以南地区,于1905年日俄战争后的朴次茅斯合约割让给日本)的引扬者则要悲惨许多。直到苏军将占领区部分移交给国民政府后的1946年,引扬才开始进行,全满洲的引扬者被通过铁路送往辽宁的葫芦岛港,从这里再被分散至不同的港口。但此时的中国又爆发了国共的内战,因而需遣返回日本的引扬者也受内战的影响而被迫在1948年终止,直到朝鲜战争后的1953年才再次恢复引扬。一位曾童年生活在哈尔滨,经历过引扬的老人在回忆录中这样回忆:

“陶赖昭所在的地方是京哈线上的哈尔滨车站附近,这里是中央军和八路军交战的地方。为了切断补给线,他们甚至拆除了铁轨。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只能下车步行前进。母亲警告我家人必须一起行动,否则会迷失,我却在朋友身边逐渐远离了家人。尽管如此,我不时停下来等待,确保家人还在身边。我原以为要走的距离不会太远,但实际情况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最终,我们看到了目的地,那里停着一列列车。”[7]

一百多万的满洲引扬者中,有超过二十万人在归国的途中因为苏军的强暴、恶劣的天气以及海难等等原因,失去了性命。而能被引扬的甚至还是幸运的,更有超过五十万的日本战俘,在战争结束后被强制遣送到苏联的西伯利亚进行如集中营般的强制劳动,其中约五万人因严寒、过度劳作以及饥饿死亡,余下的人亦直到1954年后才得以回到日本。而《里の秋》,正恰恰是在这样的境遇中被创作出来的。

里の秋

静かな 静かな 里の秋
お背戸に 木の実の 落ちる夜は
ああ 母さんと ただ二人
栗の実 煮てます いろりばた

明るい 明るい 星の空
鸣き鸣き 夜鸭の わたる夜は
ああ 父さんの あの笑颜
栗の実 たべては 思い出す

さよなら さよなら 椰子の岛
お船にゆられて 帰られる
ああ 父さんよ ご無事でと
今夜も 母さんと 祈ります


静静的 静静的 故乡之秋
这一夜 房后树上的果子落下
啊 我和母亲两个人
围在地炉边 煮着栗子

晴朗的 晴朗的 星空下
野鸭鸣叫着飞过
啊 吃着栗子想起
父亲的笑脸

再见了 再见了 椰子之岛
摇摆的小船载着踏上归途的父亲
今夜 我和妈妈还在祈祷
父亲平安地归来

斎藤信夫 <里の秋> [1]

1945年(昭和20年)的年末,满载着各地返回日本的引扬者们的船一艘接一艘的抵达日本,東京放送JOAK(即日本广播公司NHK的前身)计划开设一场名为“鼓舞外地返乡同胞的下午(外地引き揚げ同胞激励の午後)”的广播音乐会。广播公司不仅希望去演唱一些旧的歌,更希望能够创作一首新歌,用以安慰刚刚返回的引扬者们,以及二战末期遭到严重轰炸的国民们,于是广播公司的职员们找到了当时著名的童谣作曲家海沼實。海沼又想到了童谣作词家斎藤信夫于1941年(昭和16年)太平洋战争进行时,创作的一首以战场慰问信为口吻的“鼓舞少年民众战意的歌(少国民向けの戦意昂揚の詩)”《星月夜》,其共四个小节,其1-2小节与《里の秋》相同,3-4小节如下:

きれいな きれいな 椰子の島
しっかり守って くださいと
ああ とうさんの ご武運を
今夜も ひとりで 祈ります

大きく 大きく なったなら  
兵隊さんだよ うれしいな
ねえ かあさんよ 僕だって  
かならずお国を まもります

美丽的 美丽的 椰子岛
请一定要好好守护它
今夜我独自祈祷
啊 爸爸的武运

如果长大了 长大了
能成为士兵  那会很开心
妈妈啊 我也
一定会保护我们的国家


斎藤信夫 <星月夜3-4节> [2]

其中不难看出,原歌词宛若一封写给驻守在南国海岛上父亲的信,且最后一段更是表达了参加战争,“保卫国家”的决心。因缘际会下,这首歌并未在1941年创作的当下被发表,而是一直留到了战后这时。因而,在海沼的建议下,斎藤将《星月夜》后两节的歌词改编成了如今《里の秋》的样子。并由海沼谱曲成歌,最终得以在平安夜的晚上,“外地引き揚げ同胞激励の午後”的音乐会中,由川田正子与東京放送児童合唱団(即今NHK東京児童合唱団)一同演唱,放送给全国。

二战前日本托管地南洋群岛的帕劳 [8]

《里の秋》在音乐会播出后,得到了来自听众的广泛赞誉,被认为是触动了那些等待亲人回家的人们的心,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家人们是生是死,没有任何信息。“因为这首歌,我得到了多大的力量啊”,斎藤收到的信中,人们这样感叹。翌年年初,总结并播送来自外地的引扬船只的预计到港时间、乘船者通知以及各地滞留同胞的情况等信息的广播节目“复员快报(復員だより)”开播[6],《里の秋》一直随着这档节目每天播放,一直到十多年后的1962年。

随着引扬的结束,与战后日本经济腾飞,《里の秋》已经渐渐与往昔的历史渐行渐远,邓丽君的《又见炊烟》更是在中文版中完全去除了这一重历史。但《里の秋》已然在传唱的过程中成为代表性的日本秋天之歌,被收录在了日本小学四年级的音乐课本中。

我最近看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东映拍摄的《二百三高地》,描绘了日俄战争中最为惨烈的旅顺会战,如此惨烈的战场死亡场景、如此廉价的人命,如樱花般消散在辽东半岛尽头光秃秃的土丘上。我在好多年前便已经听过这首《里の秋》,但直到最近才发现它还有战后引扬的这一重深重背景,因而觉得有必要去将其挖掘出来。虽然已经被重复过无数次,但仍旧长久的希望,世界人類が平和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位于千叶县的《里の秋》歌词碑

参考引用:

[1]《里の秋》歌词翻译
[2] <童謡「里の秋」誕生秘話> 吉海直人.同志社女子大学.2022
[3] <『舞鶴引き揚げの日』条例 制定の背景> 舞鶴引揚記念館
[4] <歴史に消えたうた 唱歌、童謡の真実> 喜多由浩.産経新聞.2019
[5] <池田小百合 なっとく童謡・唱歌 海沼實作曲の童謡>
[6] <復員だより> NHK放送史
[7] <ハルビン引き揚げ記> 向平和雄
[8] <南洋群島写真帖> 滋賀大学経済経営研究所 収集資料&デジタルアーカイブ
[9] Wikipedia <里の秋>
[10] Wikipedia <引揚者>
[11] Wikipedia <葫芦島在留日本人大送還>
[12] Wikipedia <斎藤信夫>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大鵝Stephen在澳满洲人/WHV 从满洲出发,到世界的角落 交通运输/满洲史/旅行 Instagram: Gooseyeong Email: [email protected] Newsletter: groundtour.substack.com
  • Author
  • More
Manchuria
28 articles

三十年代的上海,异国事物的转译如何改变了母亲喂养的选择

Yangtze River
4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