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是神》3-9 神秘小房間

甘納許
·
·
IPFS
·


兩天前,K.梵托備感無趣地坐在服務櫃台內,對這限制了行動自由的代理開始感到厭煩。他望著眼前空無一人寬敞的館內大廳,感覺到那依舊是過冷的空調氣息,由於一尊尊肉眼看不見的殿堂神靈的滑行帶動,如同拂過原野的風,自白色大理石地板的遠端飄來,貼至他日漸壯實的身體肌膚上。

在他終於受不了呆坐的苦悶,環顧著周圍想找些娛樂時,有個什麼從遠方扔來不偏不倚地砸落在服務台的桌面,隨即向前滾落靜止在他腳邊。

男孩K低下頭,發現那是顆糖。

他原先以為又是馬尾男的惡作劇,因為認出那是他會隨身攜帶作為緩解焦慮情緒使用的糖。他抬起頭以為會見到預想中的人,沒想到卻看見了一對母女。她們穿著浮誇衣飾,像是宮殿裡肯定都會出現的那種精緻華美陶偶。男孩看著她們身上的點綴流蘇以及鑲有珠寶的華麗飾物,甚至那盪呀晃著的雕工繁複象牙耳墜,整體看來就像是全家還住在天堂社區時,左鄰右舍總愛相互比較與炫耀的鄰居,心裡不禁嘀咕了起來。

拜託,怎麼到處都是騙子。他想。

但,男孩隨後就對這樣的誤解感到抱歉。因為,當他露出了和善微笑,準備開口向她們打聲招呼,卻因為她們那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猙獰臉龐,理解到原來眼前的母女並非騙子,而是惡魔。

「嘿,小矮子。」大惡魔滿懷怒氣地吼說,「叫那綁馬尾的怪胎離我女兒遠些。噁心變態的傢伙。」

她繼續咆嘯著各種聽來荒謬的謠言。內容主要是關於馬尾男惡意向孩子們發放有問題的糖,讓他們失去防備跟著他去到圖書館深處的神祕小房間,甚至指控在那小房間裡,馬尾男會戴著面具做出各種駭人的下流禽獸行為,累積至今有將近數十位的受害孩童。

她甚至將矛頭指向極其無辜的K.梵托,說他小小年紀竟已淪為斯文禽獸的共犯。

「生你的父母一定不是什麼好貨。」她肆意而盡情地罵著。

最後,當那有著惡魔臉龐的母親將情緒徹底發洩個精光,她露出慈善的微笑,回到襯得上她華美衣裳的良家狀態,接著,拉著從頭到尾不發一語的小女孩轉身離去。

男孩K看著母女倆的背影,想試圖釐清方才迅速發生的鬧劇究竟是什麼情況。沒想到,這時那小女孩忽然回過了頭迎向他的目光,臉上有了惡魔得勢時會展露的陰暗笑容。

他忽然想起這個人。幾天前,小女孩前來歸還書籍,隨後竟用難以想像的聲音與方式哭鬧,只因她用畫筆毀損了藏書的書頁及封面,換來了馬尾男的嚴厲訓斥。

K.梵托這時總算是理解了這莫名事件的來歷,以及讀懂了女孩藏在笑容底下的意涵。這時,他的心底湧起了一股慾望,那感覺起來像是有個什麼被囚禁在他之中,此刻正發出訊號,要他挖掘要他看見,接著就能被他所解放。

神秘小房間。他想。

就這樣,男孩逕自離開了借閱櫃台,朝位於中央大廳的樓梯走去。在過去那段期間,他曾數次撞見馬尾男從二樓迴廊深處一個像是普通閱覽室般的房間裡走出。男孩雖然感覺到古怪,但他知道所有大人心裡都藏有說不出口的秘密。而且他知道無論是誰都無法真正理解他人,就像他仍然不懂哥哥一般。

他對於大惡魔所提到的關於斯文禽獸的不堪謠言全然未放於心上。因為,那謠言所形容的他與他眼中所看見的絕然不同。這時,讓他決定不顧一切展開行動的,是他意識到肯定有個什麼在那神秘小房間裡等待著他。

而那謎般的什麼,其實早就在那喊著了。

一年、五年、七年甚至多於十年,它在男孩的意識裡反覆呢喃,聲量隨著他日漸長大而開始變得清楚,直到清楚到足夠讓K.梵托聽見,決心在這個時候順應生命往迴廊的深處緩緩走去。

就在目標小房間的門前,男孩深吸了口氣,順著氣息緩緩地吐出,伸出了手去開門。門沒鎖,但裡頭漆黑一片。他鼓起了勇氣踏進房間,摸索著牆壁,遍尋不著燈源開關。隨著時間過去,慌恐在他心中無限滋長。不安加速了他找到開關的迫切,於是他不顧一切地沿著牆壁往房內深處走去。

這時,從黑暗之中緩緩浮出了一張人臉。懸在空中的臉發出微弱的螢光,在黑暗中顯得異常清晰。那張臉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彷彿誘惑著男孩,讓他不由自主地走臉所在的方向走去。

忽然,有隻大手用力拉住了男孩。

於是,正處於迷惑狀態的他開始掙扎,試圖想從那突如其來的控制中掙脫。大手的主人見男孩的模樣,隨即開口說了話。傳來的是馬尾男的聲音。

他說:「放心,是我。閉上眼睛,深呼吸幾次,然後專心聽我說。」

隨著男孩的手掌逐漸放鬆,馬尾男繼續接著跟他說:「現在,把那張臉忘掉。什麼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將它從記憶裡抹去。然後,我會牽著你走出去。路上無論聽到什麼都不要睜開你的眼睛。放心,會沒事的。」

那被稱為是斯文禽獸的男人就這樣用過於呵護的態度,小心翼翼地牽起男孩,兩人一同走離他神祕的小房間。他曉得那些傳言,也曉得陰險好事的不僅僅只有大人,有時欲求不得的孩子也會帶來天大麻煩。

在他回到中央圖書總館那偌大的館前廣場時,正好看見那對母女從聖女雕像底下經過。他刻意繞路避開她們的視線,進到館內發現男孩不在位置上。馬尾男就著些許線索猜想了男孩可能遭遇的事情,接著就在房間裡找到了他。

馬尾男這時回頭看了眼正配合步伐閉眼前行的男孩,心裡想著該如何面對這比他預期還來得快上許多的關係進展。

「那是什麼?」K.梵托問。

他原本預想著自己得先解釋那些不實指控,但,安全回到大廳終於能睜開眼睛的男孩直接問出他最不願回答的那個問題。

馬尾男垂下眼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那是面具。一副特別的面具……」

他抬起頭,看著男孩雙眸裡的太陽依舊明亮閃爍。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迴避不了這,只是時間或早或晚而已。

於是,他又開口想試著去解釋,卻隨即讓意料之外的回應給打斷。

男孩似乎毫不在意那些傳聞,用一種孩子看上某個玩具的堅定語氣,對著他說:「我也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甘納許邊緣生物。是相信劇場有神的古典份子 在信義區的角落用內心劇場寫小說 以哲學、神學、文學小說以及戲劇劇本作為閱讀嗜好 有著期望哪天能擠身經典之列的瘋狂夢想 長篇小說《病毒是神》 連載中 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krishnacaspar
  • Author
  • More

《病毒是神》4-6 分裂

閱讀筆記——《界限之書》

《病毒是神》4-5 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