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雜談(14)之 再訪龍導尾的失落

WrightFu
·
·
IPFS
·
歷史街區的更新活化,是否應讓街坊既有的生活肌理,和社區的獨特之處,得以保存?

在武漢肺炎前的最後一次廣州行,較為深入地走訪了有著「最廣州的風景線」之稱的龍導尾,那時亦寫了一篇遊記,闡述這個充滿歷史和庶民風味的老社區。後來,三年的「人禍」,一度終止了自己跟這個城市的 connection。當重新走進羊城的時候,在尋找自己以往未有逛過的地方以外,亦有打算重遊一些多年前走訪過的區域,窺探一下當中的轉變。

在只能夠透過二手的資訊了解廣州的狀況時,感覺到龍導尾這個區域的關注度,比以往有所增加,最少能搜尋到較多探討這區域的歷史的文章。YouTube 內亦有一些懂得「科學上網」的 up 主,上載了介紹這個區域的影片、暢遊這個區域的 vlog 等,亦從中得悉龍導尾亦將要面臨活化和舊改,可望對標成另一個永慶坊。

去年,以重遊廣州,作為自己進入而立之年的儀式時,亦有在無心插柳的情況下,信步至永慶坊。當日是普通的工作日,但黃昏時段,永慶坊依然人流如唧,從旅遊業及商業層面的角度來說,永慶坊無疑是成功的,但畢竟裡面還是以連鎖店、非個體戶文創店等為主,加上不同程度的樓宇復修,那種韻味,還是欠了一點,所以當天還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老西關裡仍未被遊客發掘的小街巷。

後來,有計劃跟 ta 聯袂重遊龍導尾,但遇上惡劣的天氣,以及對方的狀態一般,故此那天並沒有很深入的再次細味。如今,在廣州變回孜然一身,亦只可用回自己的節奏,繼續去探索、細味這個城市。

剛過去的星期六,農曆五月初三,趕著早班的城際列車,本來計劃欣賞闊別五年的車陂招景,但在村裡的河涌,竟然一艘龍舟都沒有見到,倒是仍有少量街坊及「龍友」在冷清的看台上守候著。後來才得悉,原來正值高考,為了保障考試順利進行,招景只能改在珠江邊的涌口進行,但透過新聞報導裡看到的照片,亦能感受到氣氛的大相逕庭。尚有大半天的時間,稍加思索部署,決定再次走訪龍導尾。

雨紛紛的午後,再次踏上騎樓連綿的南華路、同福路,韻味依然,且比起對岸的西關越秀,相對稀疏的人流和緩慢的生活節奏,亦使人感愜意。大街小巷裡,敝見多設置了一些指示牌和展板,指引著一些具特色的歷史建築的位置,以及介紹著這個區域的歷史背景,可見有關當局是有點意思,想讓多一些人更好地認識、走訪這個歷史街區。但在靠近洪德路的一端,其實已完成了一個重建項目,高聳入雲的大廈,在眾多低矮的樓房裡,特別顯眼,在街巷裡迷路的時候,也能靠這座大廈,推算出自己大約的位置。

在狹窄的小巷裡穿插著,忽爾來到一條相對寬闊的街道,而街道上的樓宇,亦經過不同程度的翻修。橫視了左邊的樓梯和遠處駛過的車流,幾可篤定,這是覆蓋在漱珠涌上的龍導大街。在記憶中,龍導大街兩旁是有很多攤檔、肉菜檔和雜貨鋪的,百度地圖上也曾經把這段路標示為「龍導尾市場」。但如今,攤檔基本上全部消失,不少的店鋪亦處於拉閘空置的狀態,那年感受到的地道氛圍和喘摩接踵,並不復見。

再往前走一點,更發現有一堆本來該是樓宇、攤檔的地方,被重建成公園空間,而這個小空間上,正在舉辦著以端午為主題的市集。粗略掃了一眼市集裡的文宣,發現這個地方,多了一個名為「龍鳳里」的 branding,亦正向餐飲、文創類等商店招租當中。(不過再做資料搜集的時候,並沒有找到更多這個「龍鳳里」的意念和願景)

咦,這不就是一種士紳化的節奏嗎?小小的市集,也許因為時間和天氣關係,駐足停留的人並不多,但裡面售賣的小精品和外省小食等,是社區內的老街坊真正需要的東西嗎?招租的對象以餐飲文創裡商店為目標,可以滿足街坊的日常生活需要嗎?現時仍在經營著寥寥可數的街坊小店,將來會否因為無法配合街區需要的氛圍,而被逼走?

老城更新,相信很多人並不會全盤否定其必要性,畢竟有些舊式樓宇,維護成本高昂且有安全隱患,有些狀況較為衰落的社區,市容和治安情況亦比較需要根治。但,廣州已經有一個以商業化方式改造營運的永慶坊了,其他的歷史街區要更新活化,是否也要把這種方程式繼續複製下去,而非讓街坊既有的生活肌理,和社區的獨特之處,得以保存?

Citywalk 近年成為了中國的一種旅遊風潮,幸而廣州的 Citywalk 攻略,主要聚焦於老西關、北京路等傳統熱門區域,龍導尾的遊戈探索,仍是相對小眾,亦讓此區域的老城風味,不致於快速消逝。而在搜集另一些資料的時候,瞭解到廣州有一間策劃城市導賞的公司,類似是「活現香港」之類的,其創辦人就是在龍導尾成長的廣州仔,龍導尾的導糞團,亦算是他們的皇牌項目。若有機會參加一次,相信又會是另一種視覺和體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WrightFu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 Author
  • More

廣州雜談(15)之 十年人事幾番新

又一個六月,我卻失語了

的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