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天的知名壽星】南亞大陸的勇者,翁山。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西元1945年6月19日,翁山將軍喜獲愛女,雖然無緣陪伴她長大成人,但視父親為偶像與勇者如她,在英國完成學業之後,竟也跟隨將軍的腳步,返國投入了民主志業,更成為亞洲最為知名的女性政治工作者。
「未盡周全的『慷慨』往往會導致誤入歧途,或是成效不彰…即使已經精心籌畫過。」

「緬甸國父」翁山將軍(Bogyoke Aung San,1915 - 1947),2月13日知名壽星。

亞洲數一數二的護國戰神之一,翁山誕生於昔日英屬緬甸中西部的納茂鎮(Natmauk),父親是棄法從商的高材生。而年少時喜愛獨處閱讀的翁山,早在仰光大學(University of Yangon)就讀期間,就以學生會幹部和執筆校內刊物《孔雀之聲》而聲名大噪,但後來校方卻憑藉著他拒絕透露某一篇反英文章的作者為由,開除了他與好友吳努(U Nu,1907 – 1995,首任緬甸總理)的學籍!

自認公義必須伸張的翁山,決定起身抗議異族統治下遭惡意剝奪的言論自由,更領導學生們投入為期三個月之久的大規模罷課運動!在當地報刊的響應與支持中,英國方面擔心情勢會越發不可收拾,於是選擇讓步,同意翁山等人重返校園。而他除了獲選為全國學生會聯合會的主席外,也躍居緬甸新生代的風雲人物之首。

西元二十世紀四零年代初期,與印度「聖雄」甘地等人會晤後,翁山逐漸從原本的共產(社會)主義傾向轉而傾向與日本結盟,並在英屬緬甸發布全面通緝令後,輾轉來到了海南島三亞、花蓮玉里跟東京等地…

期盼能建立一個以大日本帝國為藍圖架構的威權制國家,倡導一國、一黨、一領導的Omoda Monji,沒錯,正是當時翁山所使用的日文和名,又透過軍部所屬特務機構「南機關」(Minami Kikan)的縝密安排中,他和其餘29位緬甸志士們深入學習了游擊戰的應對策略與沙盤推演,更順利於西元1942年3月時,組織獨立軍反攻緬甸,後續亦成功擊潰由蔣中正總統派遣,用以支援英軍的中(華民)國遠征軍!

同年7月,緬甸境內的英軍已全數被翁山與日軍聯手打敗,邁向自主、獨立之路,看似已見大好曙光…

然而,隨著戰況急轉直下,日軍在西太平洋海戰出現的兵員疲態與軍需吃緊,加上日本對印度「英帕爾作戰」(Battle of Imphal)的慘敗,讓翁山一行體悟到日本帝國或許不是可靠的夥伴,因此也私下向英國政府表達和解的意願,並在承諾英方緬甸日後不會倒往共產勢力圈下,翁山將武裝部隊改為反法西斯組織,也順勢加入英、美盟軍為首的抗日陣線,領導「反法西斯自由民主聯盟」(AFPFL),順利將日本逐出南亞大陸!

換句話說,透過翁山巧妙的立場變換跟靈活佈局,緬甸獨立軍(國防軍)與緬甸人民,已從被殖民的二等國民當中,歷經大戰的砲火洗禮,終於迎來期盼許久的預備建國…

可是,就在西元1947年的7月19日,作為當時英屬緬甸臨時自治政府首腦,負責籌畫獨立進程的總理翁山,在與其他六位官員於仰光(Yangon)舉行例行性的內閣會議時,他們竟意外地遭到了槍手的伏擊,很遺憾地,沒有奇蹟或僥倖,七人無一倖免,全數中彈身亡!

遇害時年僅32歲,是的,才32歲,方入而立之年的翁山,卻也早在沙場上顯現出名將之風的翁山,其實剛率領「反法西斯自由民主聯盟」於早先4月份緬甸境內首次舉行的制憲議會大選中,以壓倒性的得票取得議會202席次當中的196個席次!雖然說,翁山已可望輕鬆掌握全體議事的主導權,但他的目標並非僅僅坐上總理而已,他更積極向殖民母國,也就是英國政府進行協議談判,誠摯呼籲時任首相艾德禮(Clement Attlee)能夠敞開心胸,讓緬甸人民取得真正的自主、完全的獨立!

畢竟耗費了青春歲月,全心全意投入緬甸反侵略戰爭的翁山,實在不願看著自己所深愛的土地,從效忠英王到崇拜日皇,未來又被迫要回歸大英帝國的懷抱,讓自己的母親大地始終背負著永無翻身之日的殖民枷鎖!但很可惜的是,在英、緬雙方坐上會議桌,大家亦討論出緬甸未來獨立時程的共識下,翁山竟然就遭到了狙擊,無法親眼看見遠大夢想實現的一天…

可讓人更加扼腕的是,「據說」在背後策畫暗殺事件的主謀,不是來自於英國或日本政府所派出的特務,反倒是自己人下的毒手!代表保守派勢力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是前總理吳蘇(Galon U Saw,1900 – 1948)等一干人因為對翁山的崛起與高聲望不以為然,故憑藉著翁山對英方談判時讓步過多為由,而授命支持者執行刺殺任務!

吳蘇雖然很快就被逮捕,但翁山的驟然辭世,遺留嗷嗷待哺的妻小,緬甸人民這也才忽然間驚醒到,「政治」這個詞彙所代表的意義,並不是翁山將軍一人一黨的志業,而是人人都必須擁有當家自主的意識!從此之後,緬甸興起了一股異常強大的獨立熱潮!不分男女老少,大家都選擇挺身而出,期盼能繼續捍衛翁山將軍未完的理想…

西元1948年1月4日,緬甸總算獲得英國政府的首肯,脫離一甲子之久的殖民體系,正式建立新的「緬甸聯邦」(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今日,翁山被人民尊稱為緬甸的建國國父;而他在7月19日犧牲成仁的這一天,則被官方訂定為「緬甸烈士節」(Martyrs' Day),茲以紀念翁山一生無我愛國的偉大足跡。

尾聲:

「如果你感到無助時,請試著幫助他人。」

西元1945年6月19日,翁山將軍喜獲愛女,雖然無緣陪伴她長大成人,但視父親為偶像與勇者如她,在英國完成學業之後,竟也跟隨將軍的腳步,返國投入了民主志業,更成為亞洲最為知名的女性政治工作者,

西元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桂冠得主:翁山蘇姬女士(Aung San Suu Kyi)。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ung_San

https://thediplomat.com/2017/07/did-aung-san-lead-at-panglong-or-follow/

https://www.lowyinstitute.org/the-interpreter/myanmar-and-aung-san-resurrection-icon

https://www.baysidenews.net/memories-of-myanmar-a-story-of-exil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Author
  • More

《戴家兄弟快上車》

科西嘉,1944.7.31。

蒙頂山茶,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