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專家》

甘納許
·
·
IPFS
·

編號:2-9571-548

在噩夢商人選擇下葬的海邊,有座小小的碼頭,提供人們搭船前往距離沿岸十九公里外的一座島嶼。以絕美海景以及夢幻日落享譽全球的島嶼,總在旅遊旺季時讓蜂擁而至的旅客給擠爆。

據傳,在那些絡繹不絕的旅人們所各自排定規劃的行程中,有三樣訪島必列入的觀光活動。其中的兩件極其尋常,不外乎就是同戀人或伴侶一起浸沐在那號稱此生必訪的日暮夕陽餘暉之中或者大手筆入住建於山壁上的昂貴面海獨棟別墅。而相較之下,顯得較不尋常卻又讓初次上島的遊客感到嘖嘖稱奇的,即是島上住著一位成日憂心天空會塌下來的瘋子。

這天,這位瘋子扛著他的望遠鏡,另隻手舉著提醒人們要及早做好準備的告示牌,在早晨陽光仍在三十度角內斜射的時間,走出家門,穿越遊客多過當地居民的觀光早市,一邊宣達著那關於天就要崩塌下來的說法,一邊去到島北他固定架設望遠鏡的陡峭懸崖上。

此時,已經有不少群眾聚集在懸崖上,他們有秩序地排好隊,低著頭陷入自身的思考,在靜默中等待著瘋子的到來。

如往常一樣,瘋子無論做些什麼,只要他走出家門,他的眼睛永遠都不會離開天空。他就這樣走到定位,熟練地將望遠鏡架設好,盤起腿坐在懸崖邊的草皮上,眼睛靠往雙筒目鏡,以約莫六十度的仰角望向天空,開始了一日的觀察。

而那些從太陽尚未重生的清晨,就陸續來到懸崖,照規矩排起長長隊伍的來自四面八方的旅客們,會選在瘋子開始觀察的不久後,當他陷入一種精神游離的狀態時,魚貫上前詢問關於自己生命的未來預言。因為,有人說,由於瘋子過於害怕天的塌下,致使他無論做什麼或決定些什麼,都會以這個擔憂作為前提去思考,於是,出於一種不知名的力量,他間接有了預言未來的超能力。然而,就算當初捏造這則謊言的人後來坦承了一切都只是玩笑,這消息仍舊如光速般迅速廣傳了出去。神奇的是,那些前來尋求人生指引的各式各樣的人們,事後生命果真獲得了改善。到了最後,這看似瘋人在神遊中所給出的謎樣話語竟一躍而上,成了登島遊客最受歡迎的必遊景點。

然而,在瘋子的內心,對於自幼生活的這座島或者日日抬頭仰望的那片天空,有著那些遊客或者島民永遠都不曾知曉的悲觀念頭。

他日日夜夜抱怨著天,納悶在悠久長遠的歷史之中,為何要生在這個有天天空會崩塌下來的年代。對於自己為何害怕這件事情,瘋子自身也不曉得。他只知道有天早晨醒來,還在床上迷迷糊糊與睡意掙扎的某個瞬間,「天將要崩塌下來」的這個念頭,像是天外忽然砸落的一顆流星,尚未燃燒殆盡,以隕石碎片的堅硬型態砸中了他。

從此,他就限縮自己,活進了這個狹隘的念頭之中。

曾經還是正常人的他,自那天起,視野就從未離開過天空。他觀察它,分析它,紀錄它,甚至託人自海外收納齊全大型圖書館,借閱或複印所有關於天空有天可能崩毀的諸種圖書資料。他毫不關心那些前來的人們,因為他知道自己只需要將腦中自動跑出的語句,不加思索不經思考地講述出來,人們就會興高采烈的離去,留下足以讓他成日觀察天空不必工作的金錢與物資。

然而,事情在這天有了天大的變化。

就在瘋子完成了一日觀察,收拾所有配備,正欲返家的過程中,他讓懸崖上草皮間的石頭給絆倒。狠狠砸向草地的他,讓懸崖堅硬的岩體給短暫撞暈。當他讓身體四肢猶如著了火的疼痛給喚醒,睜開眼的他,先是看到眼前的一朵花苞,看到那花隨著日落而緩緩綻放的絕妙過程,再看到後方遙遠海平面上正燒著熊熊火焰墜入地表的瀕死夕陽。他忽然驚覺到自己自從被那怪異的念頭隕石給砸中以來,這過去十多年間,他只看見天空,忘了自己其實生活在一座絕美的島嶼。

這個在剎那間所意識到的懊悔,將他從擔憂的牢籠裡拯救了出來。他忽然就不再擔心天空在他有生之年會有崩塌的時候了。於是,他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當然,那在靈魂游離狀態下,脫口而出的謎樣預言能力,也就跟著離開了他。遊客們也只能悻悻然將登島的焦點,轉回到了那幾乎就要看膩的夕陽,以及千篇一律的海景別墅活動裡頭。

但,命運似乎不願這樣就放過了他。

在他回復正常的數個月後,有天早上,所有剛踏出門的島民,都因為天空出現的異象而被石化。他們看見遙遠的天空外,有顆火球正直直往島嶼這個方向飛來。

這個突如其來的危機同樣地也驚動了島嶼的領主。他緊急召見了旗下所有的島政顧問,本被社會稱作是菁英的他們,無人能給出值得一試的解決方案。他們一籌莫展,直到其中一位曾經偷偷排隊好聽取預言的顧問想起了那位曾經帶給許多人生命希望的瘋子。

於是,他們派人邀請他,希望他能對眼前的滅島危機提供建議與希望。他卻以他早就回歸常人之列而拒絕。但當他走出家門,發現許多孩子們為了生命將逝而嚎啕大哭,發現眼前原先本該絕美的島嶼在島民們的哀愁情緒影響下褪了色,受不了內心譴責的他,只好答應會盡全力的想想方法。

所幸,他在過去從世界各地圖書館複印回來的歷史記載資料中,發現有篇關於如何應對天空火球襲擊的紀載資料。他將此發現呈供給領主,並告訴領主要解決眼前危機,必須要有先進的氣象武器才行。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遭受領主的斥責,因為氣象武器這類先進的高科技,絕非這面積不到一千平方公里的小島所該擁有的技術。然而,他似乎遺忘了坊間所不斷流傳著的,歷代率領這座島嶼的領主世家,體內流著非常人的遺傳血液的傳說。據說,那讓歷代領主身上握有神奇的魔法力量。

於是,只見領主聽完,卸下原先焦慮緊繃的臉部神情,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隨後差人護送那曾是瘋子的島民回家,並以其過去曾花上十多年觀察天空為由,任命他作為未來預報島上氣候的氣象專家。

而另一方面,那過去被認為是瘋子的他,對於自己的身分位階轉眼間有了如此巨大的提升與轉變,感到十分地不可思議。他怎麼樣也無法料到自己的人生會被一個突如其來的牢籠給困住,隨後,還因這牢籠所帶給他的知識而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以及俸祿。

於是,他接受了這個職稱且全心全力投入其中。

他過去觀察天空的經驗,果真為他帶來無比的回報。無論是何種天象氣候,他都能準確地做出評估,甚至能精準指出天氣轉變確切的時間,像是雨何時下何時停,霧何時聚又何時散。由於這個職位以及神蹟般的天氣預報,他廣受島民們的愛戴,在社會上也擁有了重要的話語權,甚至不到五年的時間,就因為建立了島嶼專屬的氣候資料庫,而獲頒領主所設的終身成就獎。

然而,就在他獲獎的隔天,島民們再次讓天空異象給石化於家門口。這次,天空出現的不是火球,而是一條條讓天空龜裂成塊的無數裂痕。

天,這次真的要塌下來了。

就在島上所有人急著尋找他們所愛載的氣象專家,希望專家能再次拯救所有人的性命之時,他正縮於床下,全身發抖,無法克制身體因為天空異象而引起的種種不適。他害怕極了。他沒想過這宛若誇大的故事情節真的會發生。就算過去他為了這個恐懼,深陷其中,被他人誤會為瘋子,在他內心的某一個小小角落,他仍舊知道這是不可能會發生的。因為,身為人,沒有任何一個尚存理智的人,會相信有朝一日天空將會崩塌下來的這種荒謬景況。

他在心中不斷地祈求,如果可以,他想一直一直躲在這底下。因為,他無法忍受島民們可以想見的對他的各種盼望,他無法想像他們失望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只是凡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了那些身分地位的凡人。

但,領主的手下還是找到了他。

他被強押到領主跟前,聽見領主的要脅,聽到要是自己沒有在一天內給出解決方法,他就會被魔法變成一隻永遠被迫得航行在海上的狐狸。他因此而六神無主。在走回家的路上,除了聽見有些島民對他的期望與鼓勵,聽到更多的是對他的批評與指責。他們要他抬頭看看天空,看看那即將碎成一片又一片崩塌下來的天空,甚至拎著孩子來到他面前,以孩童擔憂的童顏要脅他,說他竟如此心狠,放任這些無辜的生靈死於即將到來的天塌。

當他終於回到家時,早就無法抑制淚水,在心中不斷拿那些話語和責任來鞭打自己。他哭著去探望他年老久臥在床的母親,想要得到自己僅剩的安慰。沒想到,他的老母親聽完後,只是淡淡地問了他一句:「當初,你一心以為天要崩下來的時候,有想過自己會來到這嗎?」他搖頭,然後問:「所以不會真的發生?」他的母親說:「誰知道。」說完,她就側過了身,面向牆,再度昏睡了過去。

他帶著滿心的疑惑回到房間,折磨了自己整個晚上,以至於無法睡著。就在凌晨陽光即將重返大地的前一刻,有顆石頭從不知名的遠方砸中了他房間窗戶的玻璃。他看著碎濺滿地的玻璃碎片,聽到窗外有個沙啞的咒罵的聲音叫吼著,說:「自私鬼。」他楞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而後安心地睡去

兩天之後,天塌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甘納許邊緣生物。是相信劇場有神的古典份子 在信義區的角落用內心劇場寫小說 以哲學、神學、文學小說以及戲劇劇本作為閱讀嗜好 有著期望哪天能擠身經典之列的瘋狂夢想 長篇小說《病毒是神》 連載中 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krishnacaspar
  • Author
  • More

《病毒是神》4-6 分裂

閱讀筆記——《界限之書》

《病毒是神》4-5 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