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lla

@staygolddust

看LH演出的一些随想

LH那種厭世又很有溫度的音樂吸引了我,緊迫的旋律加上低沉的人聲緩緩敘述出sadness and rebellion。我太愛這種懷舊美學了,厭世但又很有力量,反抗但又很溫柔。

当我谈起心理咨询的时候,我想说些什么呢

关于抑郁症等心理问题,我有好多想说的,但现在我不打算讨论关于各大城市的心理科过于疲劳运转从而把看诊的人当作流水线上的产品来处理的问题,也不想说心理问题的治疗对普通人来说的巨大成本的问题,甚至隐私问题也先不想谈了

给L的最后一封信

最後,祝你一切都好,你不再值得。

愿你繼續純真,無關經歷

我還是想要倔强一點,不想失去信任的能力,但我感受得到,我這個能力已經沒有過去那麽滿了。這是上一篇文章記錄的事件的後續,沒想到臨近考試之際,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我不得不停下其它的所有事情,我需要梳理内心,不然我會被疯掉的。

我的一次魔幻的夜晚的經歷

我從沒有預設過那樣的事情會發生,那昏暗的黃色燈光,那個沙發,那個擁抱。一個比我大十幾歲的男人,把我抱起來,在沙發上躺著,親吻我的手,親吻我的額頭,親吻我的鼻子。那是我第一次經歷如此迷幻的夜晚和早晨,也是第一次有人抱著我的脚睡覺,第一次有人親吻我的額頭和鼻子,仿佛電影的情節,我不敢…

我還會好起來嗎

你快樂過生活,我拼命去生存

我越来越孤独

我是《陽光開朗孔乙己》裏那句歌詞所描述的反骨:”勞動力倒河裏,也不便宜賣給你“。

读完乌托邦三部曲后的不完全思考

我相信任何一个有知觉的人都可以从书中看到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想说“只有变化才是不变“这样的话,但有些事情,本质从未变过。

給我一個擁抱

身邊沒有同溫層的人,處於一個無比孤獨的境地

“年‘“紀”?

年紀只是記錄生命長度的一個刻度單位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