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加糖嗎

請多指教

《解題吧!文科生也能攻略理科的戀愛公式》〈11〉她的距離:無法消弭心意

《解題吧!文科生也能攻略理科的戀愛公式》〈11〉她的距離:無法消弭心意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那麼一位想守護的人,不論距離的遠近,時間的間隔,都沒辦法消弭,那份最純粹的心意────

  

  現在,沒有與她同等的身分,我感覺好像離她又遠了許多。

  

  但是,即使繞了遠路,對於想守護她的這份心情,依舊不變────

  

  

  

【36】點綴:女孩的可愛,來自點滴的賦予

  

  我怎麼可能會對自己的後輩有奇怪的幻象────

  

  文科院內的治療室,一間代號為21號房間裡。

  

  我眼前的病床上,躺著一位女孩,名叫──蜜絲奈。

  

  現任文科會的社團幹事,15歲,高二生。

  

  看她的睡顏,想起與她在文科會的再度認識後,也已經快一年的時光了。

  

  望向床邊的桌面,擺放著一枚,白色兔型髮夾。

  

  ────沒想到,那時在院慶會上,無意間給她的髮夾,現在,竟然還保留著。

  

  我髮夾緩緩拿起,輕柔地將額頭上的髮絲撥開,隨後,讓髮夾回歸到它應有的位置。

  

  哼哼~果然──

  

  不論過了多久,女孩的可愛,都是被點綴出來的────

  

  儘管過了快一年,蜜絲奈的可愛模樣,依舊如此的耀眼。

  

  此時,處在昏睡狀態下的蜜絲奈,嘴角慢慢地動了起來。

  

  「尾翼本前輩,你、你還真是大膽,這種地方的話……我、我……嗯❤~」

  

  蜜絲奈說完夢話後,又漸漸地睡下去。

  

  露出一臉驚訝表情的我,對於蜜絲奈說的夢話中,竟然會有自己的名字……真不曉得,她到底夢到什麼……

  

  腦海中,浮現出自己對蜜絲奈壁咚的幻想畫面。

  

  不對,不對,我怎麼會對自己的後輩有奇怪的幻象……

  

  猛烈搖頭的我,正努力找回自己的理智,忽然間,耳邊聽到一些稀稀疏疏的呢喃聲。

  

  目光瞬間瞄向門邊的縫隙,眼中的景象讓我震驚。

  

  因為,有兩人正以上下位的姿態,在治療室的門縫中,偷偷注視著我。

  

  撐在底下的是現任文科會風紀,雲川;趴在他上方,則是同為文科會一員,柳木蒲。

  

  「咦────!?」

  

  突然間,病房的門被全開啟。

  

  雲川,柳木蒲兩人,原先靠在門上的支撐力瞬間消失,兩人呈上下堆疊的姿態撲倒在地上。

  

  將門全開啟的,是位身穿黑色護士服,同時也是這間治療室的治療師,日千。

  

  「少年,為什麼要緊急煞車!」日千以強勢氣勢撲面而來。

  

  「诶诶诶诶诶诶……該、該不會你們聽到了。」

  

  「哼──當然,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明明兩人共處一室,又有女孩躺在病床上,這種氛圍,你──難道不會心動嘛!難道不會做些壞壞的事情嗎?」

  

  「我、我哪會對蜜絲奈做什麼啊!」

  

  「诶~~~~怎麼會,擁有主場優勢的時候,就該積極進取才對啊。」日千以調侃的語氣還擊。

  

  雲川與柳木蒲,從地上站起身來,一聽到日千的話,兩人同時露出驚恐的眼神。

  

  喂喂喂──她真的護士嗎?──柳木蒲眼神疑惑看著。

  

  這是司機!而且絕對是老司機!!──雲川震驚望著日千。

  

  「沒有,絕對沒有!我才沒有亂幻想!」

  

  「咦───────你怎麼了,我可沒說什麼說──你對她的~幻~想~喔~~」

  

  「呃……」

  

  「吶~吶~你剛才有偷偷幻想吧,那是什麼啊,我很好奇耶~」

  

  日千彷彿是位身經百戰的大姊姊,露出一種非常興奮的眼神。

  

  糟糕,再這樣說下去,自己會被她看穿的……

  

  不行,我現在必須離開了。

  

  「我要離開了。雲川,我們走吧。」

  

  「喔。」

  

  「柳木蒲,蜜絲奈就麻煩你照顧了。」

  

  「嗯,只是前輩,你們要去哪裡?」

  

  我抱起紙箱,裡面裝滿我在文科會的器具,其中還有一封,由文科會會長七堇葵,交給我的黑色信函。

  

  「我們要去舊校舍,完成我最後的任務。」

  

  

  

【37】與她的距離:即使繞了遠路,守護的心情,依舊不變

  

  我是否,能夠與她之間的距離,再更接近一點────

  

  文科院的長廊間,落日的光線灑落在窗面上,隨後折射出兩道身影,並肩走著。

  

  「我還以為~你為了看蜜絲奈,都忘記我們要做的事情。」雲川一臉傲視的眼神詢問我。

  

  「诶,我怎麼會忘記,只是,蜜絲奈會受傷,也是因為我的原因,如果沒有去挑釁理科的話……」

  

  「嘿嘿,我看你對於失去文科會身分的事情,好像沒這麼在意耶。」

  

  「……我當然在意啊,畢竟,自己也在這裡待了一年……」

  

  除了這件事情,內心裡,還惦記的另一件事情────我在行動中,跟現任理科會的會長,莉芙雅,進行突襲式的告白。

  

  結果,被她以「不要,我拒絕」的話給否決掉。

  

  從早上到現在,心裡還對這件事情惦記著──

  

  「诶,該不會你在後悔吧?」

  

  「什麼?後悔什麼?」

  

  「就是執行這次的計畫?」

  

  「不,只是……我沒想到,我們文科會的行動竟然會全面潰敗,面對這種情況,我被撤職文科會的身分,也是應該的吧……」

  

  我眼裡的雲川,皺起眉頭,散發出一股疑惑的神情。

  

  「雲川,我反倒要問你,該不會我不在了,你會難過吧。」我以戲弄的語氣說。

  

  「才不是呢,我只是覺得,會長大人她,為什麼會做這種撤職的處分。你想想看,你闖的禍也不少,每次會長大人笑一笑就過去了,但是對於這次的行動,卻有這麼嚴重的懲罰……」

  

  聽到雲川如此認真的分析,才知道此時的他,是很認真在思考會長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決定。

  

  這時,我的目光,注意到我手上的紙箱內,一封由會長交給我的黑色信函。

  

  回想起,當時在文科會的會議室,會長交付信件給我的時刻────

  

  「不行!不可以在這拆開來!!」七堇葵會長對我大喊。

  

  「呃──可是會長,我要怎麼知道妳寫著指令……」

  

  「哼,想要知道這封信件,只能在一個地方打開。那就是,到舊校舍的中央大廳,那有一間305的教室裡面。」

  

  「诶,怎麼這麼複雜,我就不能在這裡打開嗎?」

  

  「那可不是一般的信函喔~你再仔細看看吧。」

  

  「不是一般信函?」

  

  仔細觀察信封後,我的瞳孔瞬間放大。

  

  原來,信封上的符號,還附著了一道【魔法印記】。

  

  「會長,這不是───」

  

  「──『特殊定位』,所以,你只有到指定的地點,才能拆開來看喔~要是在這裡拆開來,就什麼都看不到嗎~~」

  

  「呃……」

  

  現在,為了打開這封信件,了解七堇葵會長,要傳達給我的最後指令────

  

  「欸,尾翼本。」

  

  「?」

  

  「欸,既然你已經沒有文科會的身分了,為什麼還想要執行會長大人的指令。」

  

  「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可是一但答應的事情,就一定會盡全力來完成的。」

  

  「好────我只是擔心,你看到會長大人給你的任務後,突然悔悟不想執行了。」

  

  「應該──不會吧,那麼,如果我邀請你一起來,你會答應嗎?」

  

  「呵呵,只要不把學校給毀了,我大概都可以答應吧。」

  

  「謝啦,雲川。有你的支持,就算任務再難也都能夠迎刃而解的~」

  

  「诶!笨蛋,我、我只是因為是會長大人的指令才答應的,才不會是因為你呢……」

  

  「是、是,為了會長她,我可是很相信會長的,況且,我們兩人不是都不想讓會長,再露出那時候的樣子。」

  

  在我說出那句話的同時,回想起七堇葵會長她,還是副會長的時候,我與雲川兩人在學校天台上,看著七堇葵蹲在地上哭泣的模樣────

  

  「哼───你真是的,我也好羨慕你,能夠有會長大人的指令。」

  

  「嘿嘿嘿,你也跟會長說你想退出文科會,也許,會長會大發慈心的給你呢。」

  

  「尾翼本,我是為了會長大人的幸福才加入的,所以才不會隨意退出文科會的。」

  

  頓時,我的嘴角,微微的揚起。

  

  「這件事,我當然知道呢。」

  

  ────儘管只是短短的一句話,那瞬間,我卻從他的身上,感受出股強烈且堅定的心意。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那麼一位想守護的人,不論距離的遠近,時間的間隔,都沒辦法消弭,那份最純粹的心意。

  

  這也是我想成為文科會一員的理由,想要站到跟理科會會長莉芙雅,同樣的位置────

  

  經歷,她所體認的事情──

  

  知道她,周圍都談論什麼──

  

  感受那股,相似的情緒起伏──

  

  領略這一切,我是否,能夠與她之間的距離,再更接近一點。

  

  現在,沒有與她同等的身分,我感覺好像離她又遠了許多。

  

  但是,即使繞了遠路,對於想守護她的這份心情,依舊不變────

  

  

  


《解題吧!文科生也能攻略理科的戀愛公式》〈9〉明修會長,暗渡學長

《解題吧!文科生也能攻略理科的戀愛公式》〈8〉境界之軸,終將有妳與我

《解題吧!文科生也能攻略理科的戀愛公式》〈10〉不要單戀選,只好強撲倒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