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8 篇作品累積創作 90148 

《The Last of Us Part II》 那些流浪的異鄉人,在燈光逐漸稀薄的世界,沉浸於無止盡的悲劇與平靜

felixism

遊戲推出2年,經歷過排山倒海的正負批評,創作總監憤怒發言及被吐糟後,我才有空閒去完成這個周邊討論比遊戲更出名的《The Last of Us Part II》。然而,因為「遲來」的參與,雖然我大概了解網民的不同觀點,但基本上我在完成遊戲後才去仔細了解不同玩家的立場,這反而令我可...

有關《金宵大廈2》衍生種族歧視的幾點討論

felixism

關於香港無線電視劇集《金宵大廈2》中,由香港人扮演菲籍外傭,而產生種族歧視的討論,坊間已有大量的報導及書寫,但比較網上各自的漫駡及只傾側一點的分析,BBC及獨媒的報導便比較溫和,它們羅列不同的角度,特別收納菲律賓演者及不同崗位人士的意見,便更見用心。

稻田身體劇場《航》——關於孩子的鏡像神經元與藝術共鳴

felixism

沒有統計過香港究竟有多少小孩在學舞蹈,但看見幾乎所有地區都有大量的教孩子舞蹈的課程,便知道必然有很大的市場。然而,除卻為了成為入讀更好學校的籌碼,及讓家長多幾分時間休息之外,在香港學習舞蹈,甚至觀賞舞蹈,對孩子還有其他意義嗎?舞蹈應該被量化及功效化嗎?

未命名

felixism

2015年曾參與荷蘭藝術節,茫然不知地走進碩大的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誤打誤撞地在其中一層走進Tino Sehgal作品《如此變奏》(This Variation)的房間,在漆黑的世界裡逐漸撐開瞳孔,隱身於黑色的角落,聽著看著表演者的歌聲與舞步...

觀察地方文明與正義,由如何看待動物及殘障可知

felixism

上課時向學生提及不要把世界寫得太正常,因為這不現實。事實是世界充滿了人類不可掌握的事物。繼而我再介紹了電影,阿比查邦的《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並簡單說明電影談及生死,談及在一個人,動物,鬼,甚至連鬼也懼怕的獸同時共生的世界,人只是自然界內渺小的一員。

VR 繪畫測試中 - 人類群星閃耀時

felixism

因為朋友找上門討論Metaverse的生態,便開始再次執起VR, 試一下用VR來繪畫的感覺。才發現它根本是另一個世界!當然與平面繪畫不同,但原來連與3D繪畫也大相徑庭!基本上與用電腦去建構任何東西也不一樣,而是比較接近一個可以undo及憑空完成的雕塑藝術,走進去空間,用工具去建構自己想要的東西。

關於《Evangelion︰終》的另一些聯想,與《冒險少女娜汀亞》對照的輪迴

felixism

作為庵野秀明早期作品的粉絲,對《Evangelion》確實跟車很貼,很記得當年日本電視播出首集後兩天,我便去信和中心去排隊買仍是叫《新世紀依截龍》的中文字幕VCD影碟(是VCD喔,沒有打錯字,不知道是什麼就去查一下吧。我還是沒辦法接受它叫《福音戰士》,超遜!

關於意志及希望, 奧運期間的大富翁

felixism

奧運會中香港隊出色的表現令人血脈沸騰,不論輸嬴,他們都用身體及汗水告訴我們,機會總會有的,及不要放棄的精神。在香港生活如此沉重的低氣壓下,著實為很多人打了一口很大的氣。永不放棄是需要的,但說很容易,做卻很困難。始終人不是機器,往往會被環境,對手,情緒,臨場準備左右,選手不斷提醒自...

Don't Look Back In Anger !藤本樹對動漫史慘劇兩周年的回應

felixism

一位近年我很喜歡的漫畫家藤本樹(《炎拳》、《電鋸人》作者),為悼念兩年前日本最大規模針對動畫業的惡意縱火事件(36人死), 燃起了自己的生命,一氣過畫了146頁的短篇漫畫《Look Back》,免費供人網上觀賞。他貫徹風格純情的故事,精緻得令人心痛的分鏡,述說兩少女藤野與京本追...

從網上演出思考香港能否發展文化民主

felixism

2019年底從英國畢業回港,緊接的卻是全年至今的疫情狀態,全球劇場關閉,大量演出延期,香港的表演藝術經歷了一整年的寒冬,以致引起大量的網上劇場討論、實驗及實踐。本人既是策劃人也是評論,也乘着風氣開始一系列的探索,創作或監製不同的網上演出及論壇,也為這個題目作了不少文字及視像評論。

舞蹈與科技──如何證明身體是有意義?

felixism

《留給未來的殘影》(照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由於疫情及工作關係,近兩年幾乎沒看太多作品,反倒參與了大量關於未來科技、疫情影響及表演藝術的關係的線上討論會,也訪問了不少創作人及行政部門如何看待未來藝術與科技的結合,故此,或者我並不能以評論的角度去分析作品,而是以提問的方式,去整理...

1

創作人的話︰一尾魚與貓的對望

felixism

演出概念源自於一個電子遊戲,是個靠物流業拯救荒涼世界的故事。我把那主角的形象與送貓咪用品的速遞員拼貼,再融合台灣回港的三位演員的真實背景,及她們對何謂「家」的想法,便成就了這次貓在街上流浪及尋人的故事,並於疫情之前已計劃好,至少結局在很早以前就寫好了,那個從前美好的「莫斯科」,既多麼熟識,又遙不可及。

未來 藝術 #藝術遇上科技

felixism

(一)阮漢威 - 質料x 視覺創造當藝術與科技碰面,未來是否光明?近年香港吹起萬物皆可「#創科」的熱潮,藝術又能否與科技擦出火花?全新訪談節目,一連四集,不用清談理想,直接連線讓藝術家與科技公司對碰︰舞台設計、視像科技、機械人、動畫範疇,一起探討未來合作的可能性!

《遍地謊蜚》 ——身體在說謊

felixism

人類作為語言動物,卻恆常質疑語言的無力及不確定性。語言作為溝通工具,卻沒辦法完整而有效地傳遞資訊,且充滿歧異及誤差。更大問題是人類說謊的習性,令語言更難以捉摸。以語言為藝術核心的戲劇,經常探討謊言中的可玩性,最出名的自然是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的劇本,可以將謊言化作藝術的主體。

寫在十一月之前……別誤會是影評

felixism

十月也不是容易過的月份,但明天才是真正「打大魔王」!而且完全體會到什麼叫每個製作都總有新東西要學習的說話。不斷解決疑難,尋求最好的方法,學習與不同機構、人、疫情、世界相處,然而不失去自我及堅持,但同時,亦要感激同伴,也感激挑戰,而不獨行自我,目空人切。

未來藝術異變的評論變異

felixism

2020年初至今,面對全球疫情,以及不同國家的社會運動及不滿情緒,不少社區因而幾近癱瘓,藝術事業及相關人士更面臨生死存亡威脅,以致出現大量作品轉型至線上模式,網路演出及發表,更有大量文章來討論這種網上生態,繼而是談及未來的藝術創作可能方向。

「Unlock Body Lab: dance-to-be Launch Edition 階段展演及分享」- 在永恆的工作進行中,觀眾與策劃人在哪?

felixism

「Unlock Body Lab: dance-to-be Launch Edition 階段展演及分享」;編舞及舞者:何明恩;照片由不加鎖舞踊館提供是年不加鎖舞踊館(Unlock)新任副藝術總監李偉能的新策展計劃,請來兩位嘗試編舞的舞者,在Unlock的資源支持下,作階段性創作實驗。

給下一個肯定不是太平盛世的藝術備忘錄。寫在荷蘭藝術節藝評結集之後。

felixism

有幸獲荷蘭藝術節邀請,與自不同國家及背景的五位文化工作者一起撰寫關於疫情如何影響未來藝術節及藝評人的文章。六人幾乎以完全不同的角度,來分享藝術與藝評所面對的種種問題,及對未來的寄望。例如︰ 俄羅斯評論人Anton Fleurov提到,即使沒有疫情,該國的藝術及藝評人本來就受政治...

Unlock Dancing Plaza 不加鎖舞踊館 - 十年舞變,人在轉

felixism

或者,因為「不加鎖舞踊館」(Unlock Dancing Plaza,下稱Unlock)及藝術總監王榮祿一直活躍於香港舞壇,很難想像原來舞團只成立了十年而已。比對其他同等資源及規模的香港舞團,確實只是一個很年輕的機構,然而十年人事,對藝團來說還是走過了一段不容易的道路。

生活的夢

felixism

近幾天做了兩個夢,都反應了現在生活: 1 不知為什麼我被說德語的鬼舞辻無慘追擊,即使我不太喜歡漫畫《鬼滅之刃》,他追我到一個很大很大的藝術行政辦公室內,即使四處是慘叫聲,內裡還有很多人在埋手工作。室外是鬼在吃人,我在辦公桌之間閃避,無慘他一邊追來一邊斬死埋首工作的人員,其中一位...

台港表演學校,課程大綱以外的大不同 (2018)

felixism

剛被留學香港的美國藝評人訪問,談及對香港及台灣表演課程的感想,便想起我在赴英國留學前寫了這篇文章,談及不宜相信單一美學價值的問題。回港後再看文章,更有認為台灣及香港需要花更大力氣,去打破對自我膨脹,或以為歐美藝術文化就是唯一指標的想像。----------------------...

2

柏林戲劇節——在瘟疫蔓延下追劇

felixism

Hamlet©JU Bochum即使全球瘟疫橫行,不少國際藝術節及劇場也因各國的「限聚令」而逐一關門,包括亞維儂藝術節等,嚴重損害劇場生態,莎士比亞環球劇場甚至傳出面臨破產邊緣的消息,事情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然而,還有好幾個劇場單位,仍在全球大隔離,劇院閉館的情況下,嘗試以網上...

《九面芙烈達》—— 越過符號的敍事者創傷 (2016)

felixism

創造「身心合一」技巧的劇場藝術家Phillip Zarrilli 剛去世,為此找來2016年的一篇文章,以作紀念。撰寫《身心合一:後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跨文化演技》一書的菲利浦•薩里利(Phillip Zarrilli),當中被稱為前表演訓練的技法,比菲利浦作為是次《九面芙烈達》導...

就把它當成是舞蹈生涯的悠長假期 (with Eng Version)

felixism

(there is English version in the bottom) 原本文章旨在訪問不同獨立舞者及教室,在疫情影響而全面停工之下,有否新奇方法去維持舞蹈工作及場地營運。然而,當訪問過幾位不同相關人士[1],包括舞者、兒童教室導師、編舞、老師,及與街舞和健身有關的舞蹈人士,便發現現實還是相當殘酷。

Dark Mofo闇黑藝術節 -澳洲最大型的神秘體驗旅程(2017)

felixism

要越洋了解位於澳洲塔斯曼尼亞荷伯特市,可以從當地必去之旅遊勝地Mono Museum所主辦的「Dark Mofo」 闇黑藝術節來著手,但對海外觀眾甚至媒體來說,可能是一項挑戰,情況就像要在黑色板塊之中要找出不一樣質地的黑線條一樣,只能隱約看到模糊的印象,然而這種要傾盡感觀探索形狀...

「藝文界支援計劃」vs 「自由身藝術人員」。誰有資格被認可為藝術人員?

felixism

先公道一點說,香港藝術發展局(ADC) 「藝文界支援計劃」(加強版)原意是支援受到疫情影響的藝術單位,雖不算有很多資源,但可以說略盡綿力,單從計劃來看,我認為在香港政府事事失敗的當下來說,ADC已經很有心有力。比較其他完全沒有任何支援的工種,包括醫護、清潔工、電影業、攝影業、印...

劇場的即時性不再是優勢?淺談媒體直播對觀眾的衝擊 (2017)

felixism

Miss Julie, by Katie Mitchell 即便百多年前電影出現,甚至三十年前互聯網的興起,改變了人對視聽娛樂的習慣,劇場,作為以現場感覺及即時表演形式,以高難度的綜合技術,包括演員身體表演及其他舞台技術,有着獨特的存在意義,和高藝術的價值。

《細路桃園》 — — 教育家長與娛樂小孩的兒童劇

felixism

照片由一路青空提供從產業角度而言,廿一世紀兒童劇的發展潛力及受眾數量不比一般劇場低,及總會與當地的學童教育相輔相承,發展出緊貼時代的兒童教育及美學培養的體系,故此比較本地兒童劇作品便很具意義。是月一連看了兩個聖誕兒童劇,包括大細路劇團的《奇幻聖誕夜》及一路青空《細路桃園》。

倫敦的舞,站立在頂點的意志

felixism

如果對觀賞舞蹈有興趣,來到倫敦就不會錯過全年節目不斷,位在倫敦天使區的沙德勒之井劇院 (Sadler’s Wells Theatre)。這個全球寥寥可數的頂尖舞蹈劇院之一,吸引了大量的舞團、舞者來膜拜,也一手培育了許多知名的舞蹈家及作品,包括因為香港政府及藝術節不斷邀請來演出,而...

《「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依靠想像力來連結人與物

felixism

這是一場很具也斯風味的演繹,特別是在當下香港經歷了徹底改變城市面貌的運動下,當演者演着及讀着也斯描繪從前香港街道及人物的詩詞時,形成了從前回憶與現在生活的對照,確實有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的憂愁。這份憂愁是很也斯的,一種僅描述場景及人物的字裡行間,把玩香港人獨有,將中英文特性結合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