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1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5858 

我的 2021 寫作盤點

高重建

這則總結原是上週的文章,本來剛好在 2021.12.31 發表,卻因為《立場新聞》被逼停刊,臨時改為分享對於立場和 metaverse 的看法。然後沒幾天,又輪到《眾新聞》被逼停刊,還不只,較不受公眾關注的還有《香港獨媒新聞》、《IBHK網絡媒體》、《癲狗日報》、《夠薑媒體》及《聚言時報》也於一週內相繼停辦。關注公民媒體的我明明好應該紀錄點甚麼,卻發現對此已經毫無能力書寫。

8

無用之用,方為大用——我理想中的 Cosmos

高重建

我很相信「code is law」,但並不代表我主張讓它凌駕一切概念。執行邏輯上,是的,「code is law」,程式碼的執行結果就是定論,沒有也不應該有彈性。但是,道德倫理上,社群契約(community contract)應該凌駕於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就如要訂立法律條文,首先要確立法律精神。

全「宇宙」最具爭議的議案——Cosmos Hub #69

高重建

Cosmos Hub 正在審理議案 #69 1,建議在下一個版本加入智能合約 CosmWasm 模組,社群激烈爭辯,名副其實是全「宇宙」最具爭議的議案。這既然是個關於技術的議案,要作出判斷無可避免要討論技術,沒法講得非常淺白,但我儘管試試(謎之聲:其實你也懂得不深所以才會寫得簡單…)

3

X 本位,就是我們整個人生被 X 重重圍困而並不自覺

高重建

關不關心也好,我們或多或少聽過「金本位」,或者也知道,1971 年美國總統尼克遜取消金本位,把「美金」的含金量逐漸降低,最後變成「美元」,也把世界推向「美元本位」。鏡頭快進四十年,美元的量化寬鬆催生了區塊鏈,讓我們首次聽到「比特幣本位」。

3

DHK dao 的前世今生 ft. Blockchangehk

高重建

早前作客 Blockchangehk ,從社群建設、治理、與鏈下世界的互動等角度討論 DHK dao,主持人 Kacy 問了些很有意思的問題,比如 DHK dao 怎樣避免其他 DAO 普遍出現的「M 型社會」。

3

民主的試煉:Juno 議案 16 的當頭棒喝

高重建

「Not your key, not your coin」是區塊鏈圈的常識,除了道出託管在別人手中的資產並不真正屬於自己,背後還有一重意義:自持私鑰管理的資產才算是真正擁有。不過,上月在一片爭議中戲劇性通過的 Juno 議案 16,同意充公鯨魚手中資產,讓該意義受到嚴峻考驗。原來以自己私鑰管理得好端端的密碼貨幣,也有可能被剝奪;至少,在 Juno Network 是這樣。

1

「共同富裕」是怎樣煉成的?Juno 議案 16 事件簿

高重建

......雖然贊成票跌至四成,但扣除兩成多棄權後,仍僅過半數,議案獲得通過。同一時間,新一個議案正於論壇醞釀,提出更多處理該鯨魚資產的後續方案。至此,Juno 鯨魚被社群沒收資產的大局已定;但是,以此非常手法「維護正義」將為區塊鏈產業帶來甚麼影響,仍是未知之數。

懶惰共識+逆向投票:沉默大多數的協作

高重建

「共識。採用『懶惰共識』機制,日常運作預設社群支持,直至有人表達不同意向。」——《DHK 宣言》第四條

1

產品改革讓用戶抱怨被當 condom,設計者如何是好?

高重建

當一個產品因應一百種用戶需求提供一百種功能,它不是滿足了各種用戶,而是已經失去定位,滿足不了任何用戶。產品有定位,邏輯上就必然會讓一些人失望,除了努力行銷講解好處,剩下的只能接受。做產品也跟做人一樣:先去接受,我們不可能滿足所有人。

區塊鏈為甚麼總是很難用?產品設計者的自白

高重建

為甚麼 YouTube 不能像 TVB 那麼易用,一打開電視就能看到,不用選這選那?答案大家都清楚,要把 YouTube 放在電視播放很簡單,而技術上,Google 亦絕對有能力弄個「影片騎師」,一直播放 AI 篩選的節目,成為「YouTube 頻道」。問題是,YouTube 的核心是多元,不能選節目的 YouTube,還算是 YouTube 嗎?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