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

@akiras

不知道在北美或中国,有没有这样的牙医。

在这个牙医身上,我看见的不仅仅是专业、高超的技术,更是勇气和担当。他本来赚钱就好,不需要承担风险。他还是做了他认为是最好的选择。这可能就是久违了的医者仁心吧。

《三体》:中式犬儒主义成为充满诱惑力的解药

足够发达的互联网本身的回音壁强化,也会成为这种极端犬儒主义的助燃剂。身体力行浸泡在其中的刘慈欣和他的作品,也就因此才会在中国形成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和共鸣。这当然不仅仅是中国现象,这种中式犬儒主义,像是一种思想上的传染病,对于任何一个与生活中遭受充分创伤和冲突,希望找到一个宏观环境解…

中国应该登顶but in a 普世自由way否则就是big failure。

痛心疾首地批评cpop连欧美pop的一根脚趾头都够不上

城市规划不能只是自上而下的控制,而要让所有人参与其中

人的理性与感受、任何观念与理论,都还有太多需要讨论的地方。人的一生,都是在与偏见斗争的过程。

现在的中国人民,真是弱势,连基本的权益都无力保护,哪有能量伤害别人?

现在的人民,真是弱势,连基本的权益都无力保护,哪有能量伤害别人?再说了,既然网络不是法外之地,那就按法律办事,我们的法律已经足够健全了,你们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早在1962年,人民领袖就说过,让人民讲话,天塌不下来,“他们怕群众,怕群众讲话,怕群众批评。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