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主要的消息静悄悄:加沙的现实版饥饿游戏

iyouport
·
·
IPFS
·
"这是一场强加给我们的种族灭绝战争 …… 各自为战是一种耻辱。我们要么一起战斗,要么各自被杀死。巴勒斯坦如此,也门也是如此"。  —— 哈宁·纳扎尔,巴勒斯坦,2018

转评论 ——

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饥饿游戏》里的场景,但很遗憾,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的现实。

看看福克斯新闻对加沙战争的报道。整个描述就像一场足球比赛:兴奋的评论员在激昂的背景音乐声中讨论着 “球员”,给幼儿园级观众解说谁是逊尼派、谁是什叶派。对于大都会来说,这确实只是一场游戏,是在遥远且鲜为人知的民族死亡背景下的娱乐。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什么吗?朝鲜的电视台。你看过没,主持人的嗓音在颤抖,对着镜头大喊大叫。

与此同时,《经济学人》杂志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第三次世界大战对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 …… 投资者 …… 好吧,投资者有责任分析第三次世界大战将如何影响他们的投资组合。迄今为止,世界大战的可能性还几乎没有引起市场的震荡。吼吼 …

一如既往,最主要的消息是最悄无声息的,也的确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以色列向六家公司颁发了12份许可证,以开发加沙地区的天然气田。 

“在过去15年里,毗邻被占领的加沙地带、以色列埃及和塞浦路斯的地中海东部地区发现了大型天然气田,促成了一系列的交易”。

这些许可证被授予:英国石油公司(BP)、意大利埃尼公司(ENI.MI)、韩国达纳石油公司(Dana Petroleum)、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SOCAR,和两家以色列公司,Ratio Energy(RATIp.TA) 和 NewMed Energy。

特拉维夫向这些公司颁发许可证的目的是在其近海领土上进一步勘探天然气储量,这也符合占领国成为能够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能源枢纽的更广泛目标。被围困和占领的加沙地带无法获得由占领国垄断的近海地区的任何自然资源。

他们当然想把 “那些野兽” 赶去埃及。毕竟,17亿桶石油是吸不干的。

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种族灭绝的经济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下图为一个刚刚失去42口人的巴勒斯坦家庭三代人,从3岁到77岁,在24小时内被以色列消灭


每个人都想要加沙的天然气

当加沙公民走上街头要求停火时,欧洲领导人的沉默震耳欲聋。

以色列在过去几周里向加沙倾泻的炸弹比过去几年来的总和还要多,对 “人道主义停火” 的微弱呼吁置若罔闻。医院和难民营成为袭击目标,8000多人死于轰炸。大赦国际估计,在加沙被杀害的儿童人数比过去一年里其他所有冲突地区被杀害的儿童人数都更多

然而,就在炸弹如雨点般落下的同时,一切照旧。

10月30日,以色列向六家公司颁发了12份许可,允许他们在该国地中海沿岸勘探天然气。这是近几十年来在地中海沿岸发现的数个天然气田之一的最新开采项目,旨在解决以色列的能源依赖问题,更重要的是,解决欧洲的能源供应问题。

2019年的石油和天然气总储量价值高达5240亿美元。但根据同年发布的一份联合国报告,以色列对这5240亿美元并不享有唯一的合法权利。5240亿美元中不仅有一部分来自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其余大部分也都位于国界之外的深海中,因此应与所有相关方共享。该报告质疑这个民族国家对这些资源的权利,因为这些资源是经过数百万年才形成的,而且在‘以色列国“正式成立之前,这整个领土一直都属于巴勒斯坦人

这份报告的作者还指出,占领国剥夺公民使用自己自然资源的权利已经属于战争罪行的一种了,包括切断巴勒斯坦的供水、切断其渔业通道、侵占农田和毁坏橄榄树林等等。经济损失巨大  — — 迄今为止,占领/定居者殖民主义仅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造成的实际成本和机会成本就已经累计高达到数百亿美元,甚至数千亿美元。

既然可以出口,为什么还要分享?

自以色列于1948年建国以来,美国和欧盟与以色列的盟友关系就一直坚定不移,双方签订的协议不断加强彼此的联系。2022年6月,迫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寻找另一个天然气来源的压力,欧盟与另一个殖民势力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从以色列最大的海上天然气田利维坦气田进口天然气。该气田是近期发现的最大气田,可开采天然气储量达22万亿立方英尺,可满足以色列国内40年的需求。

美国更进一步,制定了美以能源合作协议,规定 “美以能源合作和以色列开发自然资源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并承诺在 “地区安全和安保问题” 上向以色列提供协助。

天然气被视为 “对地区安全产生积极影响” 的资源,这是与阿拉伯邻国建立贸易桥梁的政策术语。埃及于2020年开始从利维坦气田进口天然气,并于去年与以色列和欧盟签署了谅解备忘录。

天然气或 “LNG” 正在世界各地被用作深化政治关系和经济相互依存的政治策略,并非出于道义,只是因为石油储备即将枯竭。从化石燃料巨头到法国总统,每个人都把液化天然气称为 “过渡燃料”,它是化石燃料的宠儿,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煤炭少 40%(这是一个很低的标准),目前的储量可供全球使用 125年。

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正寄希望于能源转型在绿色化之前先实现天然气化。拜登政府今年预计将批准新建20个液化天然气终端,从美国西南部的二叠纪盆地输送天然气。分析人士称,与此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比阿拉斯加备受争议的新油田威洛的石油钻探排放量高出二十倍

天然气是讨好政治的货币。1999年,加沙几乎做到了这一点。

加沙的天然

1999年,英国跨国能源公司BG集团(BGG)在距离加沙海岸17至21海里处发现了一个大型天然气田。根据《奥斯陆协定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拥有距离加沙海岸20海里以内的海洋管辖权。1999年11月,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与BGG签署了一份为期25年的天然气勘探合同。

天然气储量估计为1万亿立方英尺,将满足巴勒斯坦的需求并允许出口。2000年7月,时任以色列总理的埃胡德·巴拉克批准授权BGG钻探第一口井。他们挖到了天然气金矿。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开始谈判,该协议被认为对以色列的需求和巴勒斯坦的供应都有利。

然而,以色列领导层的更迭使交易变了味,据称阿里埃勒·沙龙政府拒绝了巴勒斯坦天然气田与国有以色列电力公司之间的供应协议。2002年5月,时任英国首相的托尼·布莱尔介入,沙龙同意谈判达成一项协议,每年供应0.05万亿立方英尺巴勒斯坦天然气,为期10至15年。

然而,他在2003年改主意了,称这些资金可能被用于 “支持恐怖主义“。

在新总理的推动下,埃胡德·奥尔默特政府于2007年4月同意重启与BGG的谈判。据称,从2009年开始,以色列将以每年40亿美元的价格购买0.05万亿立方英尺的巴勒斯坦天然气,“为和平创造良好氛围”。

但2007年哈马斯控制加沙地带的加沙战役再次改变了协议。哈马斯希望增加巴勒斯坦在BGG交易中原有的10%份额。以色列政府成立了一个以色列谈判小组,绕过巴勒斯坦政府和巴民族权力机构,与英国人/BGG达成协议,实际上废除了BGG和巴民族权力机构 1999 年签署的合同。然而,2007年12月,BGG退出了与以色列政府的谈判。

2008年6月,以色列政府再次与BGG联系,紧急重新谈判该协议。联合国报告指出 “加快与BGG谈判的决定在时间上与以色列计划在加沙采取军事行动的时间相吻合,由此看来,以色列政府希望在军事行动之前与BGG达成协议,当时军事行动已经进入高级规划阶段”。

以色列于2008年12月入侵加沙,在无视国际法的情况下将巴勒斯坦天然气田置于以色列控制之下。此后,BGG一直在与以色列政府打交道。联合国估计巴勒斯坦人民将损失数十亿美元。

当然,对其他所有人来说,有了更多的天然气。

巴勒斯坦的局势比天然气田的位置更为复杂,但地缘政治和地质学绘制了相似的路线。在欧盟,对盟友批准的天然气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这或许助长了在谴责俄罗斯战争罪行的同时支持以色列战争罪行的胆量。至于美国,管道网络就是依赖者网络,能源依赖者不会威胁霸权结构。在所有这些计算中,巴勒斯坦人正在被杀害  — — 这是石油国家的另一个外部特征。当然那是统治者永远不会考虑的事。


—— 转评论 ——

围观了几天关于巴以的口水舆论。发现了一个问题。

删除所有不学无术的表达,在剩下的东西中突出了一种具有很强共识的观点,即:知识分子围绕巴勒斯坦战争展开讨论的所有尝试都彻底失败了;罪魁祸首并不是知识分子,而是现代性精神本身,其主要原则是齐格蒙鲍曼所谓的 “回归部落”。这种观点认为存在着两种互相对立的知识框架,它们之间不可能进行对话,也不可能寻求共同点,因为每一种知识框架都依赖于 “自己的事实”("背景"/语境),与 “对手的事实” 相对立。双方都认为 “中立事实” 根本不存在。因此任何争论都变成了破坏被宣布为犯罪的另一种认识方式的企图。同情某些受害者自动意味着拒绝承认其他受害者的真实性。因此语言不再是逃避暴力的途径,而是换一种手段继续战争的工具。当人们无法理解时,就只能摧毁 ……

乍看起来似乎挺像那么回事的。但这依然不对。

谈论巴勒斯坦战争的尝试之所以失败,并不是因为 “知识框架的对立”。而是因为这场战争的物质现实。

当你开始谈论由于 "事实主体” 的差异而无法进行对话的状况时,相当于已经忽略了各方的立场,而将焦点转向了意识形态。巴勒斯坦人民反对殖民者的民族解放斗争被变成了一种精神建构 —— 一种“天然”有争议的政治观点。

那些把对话的失败归咎于 "现代精神” 的言论尤其令人震惊。震惊于唯心主义,用主观认识代替客观现实;是一种时代情绪,一种时代状态 —— 一种忽闪的、幽灵般的东西,就像痴迷。什么样的 “精神” 能阻止人们与种族隔离者讨论其支持种族灭绝的论点?

调和 "双方" 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高尚的,但 ......也是绝对不够的。是的每个人都希望停火,"因为我们是人,不是禽兽"。但这种和平主义所反射的只是一种个人心愿,它与内心一致,但与现实不符。

那些相信种族灭绝是可接受之必需的人们并不需要通过更多的论据来被说服以改变他们的观点。他们只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并通过在自己的 “身份” 中确认这一选择来排除任何阻止他们接受这一选择的因素。问题不在于他们不理解什么;问题是他们站在了侵略者的一边,把自己变成了侵略者。这并没有剥夺他们作为人的地位,但确实改变了他们的政治地位。种族灭绝的助纣为虐者已经不是对话者。他们是对手。

谈论 "知识框架"和 "事实主体”会让你偏离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本质 —— 这里有两个民族,有一块他们各自赖以生存并声称拥有的土地最重要的是,在这块土地的深处蕴藏着大量的天然气,使其拥有者能够在未来几十年内享用到能源带来的巨大政治权力。以色列作为能源进口国,将能够独立于其现有供应商,并帮助欧洲摆脱乌拉尔困境。问题是,阻碍实现这一目标的是巴勒斯坦人民。你准备好为你的 "右翼事业” 牺牲他们了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意味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为什么另一边却要支持乌克兰呢?如果以大欺小的合理性是成立的?为什么不直接拿走自己想要的一切? 

对话的不可能并不是因为 “事实" 的不同,而是因为利益的不同。利益是对立的。谁应该与谁对话?受害者与侵略者吗?

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阿以 "冲突” 没有答案(有答案,这个可以今后再说)。现在的关键在于,人们不喜欢任何答案。该说的话不能说,因为要么太温和了跟没说一样,要么知道直接谈论公平和事实甚至会有人身安全风险。因此,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把种族灭绝战争称为 "冲突",说它 "复杂",并要求: "邪恶,住手!" 

邪恶不会住手的。不把巴勒斯坦土地上的所有阿拉伯血统的物种从地球上抹去,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然后它还会制作视频,告诉你在屏幕上看到的尸体是人工智能的艺术品;以色列成千上万枚炸弹的爆炸方式是如何地不同、如何地更仁慈、更“文明”;阿拉伯人是在自己炮击自己;真正的战争并没那么可怕,利剑也不是铁做的。 

以色列拥有摧毁巴勒斯坦所需的一切。但是,"最终解决” 巴勒斯坦问题并不会是故事的结局,结局将是尸山血海,卑鄙的怪物站在尸山血海之上,环顾四周,看到4.65亿阿拉伯人决心向 "浩劫"的组织者展示真主有多大。

与此同时,这个世界正在见证著名的 "Quod licet Iovi, non licet bovi / Gods may do what cattle may not"。抵制在哪里?制裁在哪里?禁运在哪里?事实本身超出了知识范畴。

🏴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