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2 篇作品累積創作 58998 

假新聞是如何來到我們眼前?

AlvisSio

「喂,一看就知道是假新聞啦」「假成這樣居然有人相信」「別被帶風向,幫忙正視聽」⋯⋯以上這些說話,稍有在互聯網接觸資訊的人都不會陌生,但既然這些假新聞假得如此不堪入目,它們的存在意義是甚麼?又是如何被推送到我們眼前?《假新聞:21世紀公民的思辨課》這書應該能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1

家裏的年糕

AlvisSio

大家心目中的年糕是甚麼模樣?放著圓形鋁紙盆裏,上加一個塑膠蓋?是混有橙、白色彩的一條鯉魚?假如要繼續數,大概還可列舉很多不同的模樣;但對我來說,年糕一定是以蕉葉、竹筐作盛載器皿,重量以五斤作起跳,而更重要的是,裏面要有鹹蛋黃。對,來自中山的年糕。

是牠也是你和我

AlvisSio

「你的貓真頑皮,跳過不停」、「這狗真乖,指令都做得十足」,每次聽到這些「評價」,我都會好奇:究竟由甚麼時候開始我們會狂妄得認為所有動物都要按人類的規範來生存?我相信這問題不只喜愛動物的人會在意,有涉獵過文化研究這學科的朋友同樣關心,因為在這裏,動物只是其中一個持份者,真正要思考的...

女團.中性.平等

AlvisSio

假如你有留意Viu TV的《全民造星 IV》,應該不難發現,我這次想談的是參賽者Dru入圍,以及由此事所掀起的一陣討論。但開始分享這次的想法前,我想先「回到過去」,談談一個「造星」的畫面。一個《全民造星 III》時的畫面。《全民造星 III》的30強對決中,B4組有一個項目名為《...

慾望之都是怎樣煉成的?一個澳門人看《飛虎出征》、《激戰》

AlvisSio

賭權開放那刻開始,澳門成了數以億萬計旅客的「慾望之都」,由大三巴開始,一連延伸到議事亭前地,再擴散至新口岸賭場區的人潮,每天就帶著他們的慾望與口袋中的鈔票,把以上地段都擠得密密麻麻,看著他們走路時都得把手垂下,緊緊貼著身軀,舉步維艱的樣子,你會明白這些土地不再屬於澳門人……

受騙的那個比騙徒更混帳?

AlvisSio

「船公司颱風安排」、「堅料!機管局內部消息」、「朋友親眼見證,請廣傳」,以上這些關鍵詞你一定見到,也一定會有自己的處理方法,但值得好奇的是︰為甚麼我們會收到這些似假還真的流言?既然大家都並非百分百相信這些流言,何以它們能繼續流傳?日本傳播學者松田美佐的新作《流言效應:沒有謠言、八...

老人家與科技的距離

AlvisSio

昨日,「安心出行」終於成為了進入大部分政府轄下場所的標準要求,若要入內,必先嘟機——雖說早有條例列明,12歲以下及65歲以上人士、使用「安心出行」時有困難的殘疾人士,或機構指明的部分人等都可獲豁免;但由一些網上報道或貼文可見,部分地方的保安人員似乎未有為這些人士開方便之門,非「安心」不可。

如果你覺得兵賊是對立的話

AlvisSio

一直以來,大家都被教導,若要在兵與賊中間加上一個動詞的話,那必然是個「捉」字,因為兵與賊分別是正義與邪惡的代表;長年的教育早令這想法內化成我們價值觀的一部分,而且在想像兵和賊時,更會毫不猶豫地對前者投放正面的情感和期盼。假如你亦抱有以上想法,這本《盜賊史觀下的中國》你不得不看一下。

1

設計,我識條鐵咩?(設計,我懂個屁?)

AlvisSio

一個商標,將無數隱身在大街小巷的「設計高手」都引出來。是的,我在說小米,以及它那個據說用了七位數字來修改、人人都覺得「不就是方角變圓角」的新商標;但別誤會,我說的「高手」並沒有與「超橢圓」和「ALIVE生命感」拉上關係,而是那些一看到成品,就說出「原來設計就是這樣一回事」這話的人。

二十年前的「玩」電話

AlvisSio

對於今天的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來說,「玩」電話是甚麼?是拿著智能電話,上網、看YouTube、拍照、聽歌,諸如此類,數之不盡,因為在今天,電話等於網絡,而網絡就幾乎代表全世界。那麼二十年前,一個六、七歲的澳門孩子是怎樣「玩」電話呢?就是撥打141和1311。

復航以後

AlvisSio

寫在前面︰ 今日重看了這篇寫在2月的文章,感受頗深——當時,香港的疫情仍未受控,「群組」、「本地感染」、「源頭不明」等字詞就如走馬燈一樣出現眼前;沒想到半年之後,澳門的防護網已然失守,更迎來了兩次的全民檢測,惟幸未見大規模爆發。但無論爆發與否,有一件事始終不能否認,就是疫情對小城...

賭王.葡京.澳門

AlvisSio

寫在前面︰ 翻看舊文,看到了這篇寫在去年年中的文章,掙扎了一下是否要將它放上去——最後,我放了,是因為覺得「賭王」之於澳門社會的影響,歷久常新。又,一年過去,澳門的賭業似乎變得越來越不可預計,這一切,「賭王」離開前,有想過嗎?我想,疫情所帶來的經濟重創,絕不可能靠一朝半夕就恢復過...

牛仔夢——訪澳門小店 Gene Denim Store

AlvisSio

訪澳門 Gene Denim Store將夢想變成事業,寓工作於娛樂,相信是大多數人日夜期盼的心願;這家位於澳門和隆街的牛仔服飾專門店Gene,正好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但夢想與現實之間究竟有否落差?且看牛仔狂迷容駿昇Cyrus的自白。嚴格來說, 店內上層部分才算是Gene,而下層...

戰鬥民族是怎樣煉成的?

AlvisSio

曾經聽過一個能極速認識某個國家的方法:邀請身邊的人,以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國家,那麼,你就可以從這些或分散,或統一的形容詞中,得出一個大概的認知。誠然,這方法既不科學,也毫不客觀,而更重要的,是過程中會助長了誤解和以訛傳訛——不然我們就以俄羅斯為例,說出心中的形容詞,我相信,「戰鬥民族」會是不同答案中的最大公約數。

將澳門帶回家——訪澳門小店 O-Moon

AlvisSio

訪澳門小店 O-Moon「當我們的祖父輩、父輩已經在送人杏仁餅,我們這代可以來點改變嗎?」說這番話的,正是澳門新派手信店O-Moon的共同創辦人兼設計總監胡智杰(Jet)。一步入十月初五街總店,隨即就能見到真正的O-Moon。O-Moon,乍聽之下是「澳門」,實情是代表O和Moo...

我們與傳染病的距離

AlvisSio

一場疫症,為全世界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確診、死亡人數每日刷新,為阻截傳播,各地城市無不停工停市停課、限制民眾活動,甚至封鎖邊境⋯⋯有人甚至將眼前的景況形容為「一生難得一見」,但只要細讀歷史,不難發現:傳染病從來沒有遠離過人類,與我們與傳染病的距離,亦比大家想像中來得更近。

是環保,也是傳承——訪澳門小店宅木 Zawood

AlvisSio

訪澳門小店宅木 Zawood「木很特別,它的處理方法很多,可以是夾板、入榫,跟鐵、玻璃等其他材質不同;而且每塊木的紋理都是獨一無二,哪怕是來自同一棵樹。」宅木主理人Dave為木下了一個這樣的定義,但大家或許不知道,宅木背後,也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傳承故事。

菱角與中秋

AlvisSio

總是有這樣的一些食物,與某些既定的概念牢牢掛鈎,諸如各種應節食物和其對應的節日,還有腸胃炎與白粥、豬腳薑與新生⋯⋯ 大概是由於不愛吃甜食,所以對我來說,與中秋節對應的食物不是月餅,反而是街市中出現的菱角、芋仔,以及生果檔中的碌柚,每次看到這個組合,那我就知道:中秋已近。

記憶中的柚皮

AlvisSio

中秋佳節,又是月餅、燈籠出場的日子,但我的中秋記憶還有它:碌柚。碌柚可算是我家的中秋常客。每年這夜,滿桌飯菜是基本盤,但飲飽食醉,一輪觥籌交錯之後,總少不了「開碌柚」這特備節目。開碌柚有其步驟,往往是爸爸拿出他那小軍刀,前後左右,對稱的各下一刀,然後用柔力將柚皮往下拉,再小心地取...

就這樣,我們進入了一個螢幕世界

AlvisSio

想起之前讀過的一些有關「數碼排毒」的資料,開始回憶自己是由何時開始將注意力由現實世界轉到螢幕之上。是第一部電腦嗎?不是;是第一部Nokia 8250嗎?是家中的電視嗎?或許是,但就是電視汁撈飯的年代,我還是意識到這世界是有其他人的,真正令我開始會專注螢幕,忘記一切的物件,是Game Boy。

告別郵亭

AlvisSio

「喂,真係有人喺裏面㗎!」(喂,真的有人在裏面) 大概所有孩子也曾有做這樣的異想:自動櫃員機、汽水機裏,其實都有一個真人在勤懇地工作,為站在機前的人提供不同服務。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想法太牢固,每次當有不熟悉澳門的朋友看到來到這紅色橢圓型郵亭前,說的都是這句。

這屆奧運會想記下的句子

AlvisSio

奧運來到最後一日,見證過不少振奮人心的時刻;而這段日子,被不同運動員、不同的話語所觸動,記錄下去,好好勉勵自己。有創造奇蹟的: 「大家要堅持,唔好咁易放棄!縮喺後面、再退落去都唔係辦法,要上前盡力打好每一劍!」張家朗 「希望大家要相信自己,好好裝備自己,因為唔知道幾時有機會嚟,當...

由「乜報紙檔咁難搵嘅咩」開始說起

AlvisSio

當正常買一份報紙都成為一件事,「一切如常」這四個字有多站得住腳,不言自明;但也得多謝這樣的「正常」,因為它將生活中的「不正常」放大,令其更易被看見。昨夜,社交媒體中開始出現了一段呼籲︰大意是提醒今早要購買《蘋果日報》的朋友,應優先考慮報紙檔,其次才是便利店,只因當中牽涉到現金找數、銀行戶口、收款時間等等問題。

家鄉與糭香

AlvisSio

我們吃的糭,一隻足有一個成年人前臂般粗壯 — — 是的,就是中山的蘆兜糭, 屬於我家鄉的糭。

我在馬特市,成為一個「渴望要寫更多」的創作者

AlvisSio

收到數據報告那刻,第一下被驚嚇到的是「站齡」︰1005天。天呀!已經這麼久了嗎?再看看發表文章數目,明顯地,沒有對得起這個「站齡」——但我知道,這是有原因的。一是由於這兩年來經歷的事太多、太快、太複雜,還未及待思想整理好,又有新的事情接續發生,其次,就是對於自己這兩年來所寫的內容...

滅了維園的燭光,卻開了另一種玩法

AlvisSio

有人過馬路,有人閒逛、有人圍觀睇熱鬧、有人邊玩電話邊等人、有人等巴士,巴士到了,又改變主意轉乘另一路線、有人放狗、有人跑步⋯⋯這樣的畫面,幾乎每日每夜都會在銅鑼灣出現,但當這一切出現在6月4日,如此稀疏平常的行為,卻象徵了「意義」和「符號」的改變。

在和北京相距「零公里」時,讀《北京零公里》

AlvisSio

寫於2020年的一篇舊文,在2021年的春夏之交,將它留在區塊鏈

1

只為一口軟滑豆香

AlvisSio

港澳的夏天是甚麼?就是未待你把衣櫃內的厚重大衣都洗好,已經熱得人人都T shirt短褲;就是五月糭的宣傳還未湧現,已經每天氣溫超過三十度,還有甚麼?當然是雪糕店面前開始出現人龍。我不嗜甜,對雪糕、雪條也沒太大好感,大眾熱愛的甜品清單與我的那個似乎沒太多重合,而豆腐花就是少數「倖存」的生還者。

那一口欒樨餅

AlvisSio

味覺所能掀起的記憶,太多、太狂、太洶湧。本來以為已經說服自己,今年不會有機會吃上一口龍船頭飯,所以佛誕當天,也真提不起勁去寫、去想任何與之相關的事,但原來佛誕當日的味覺回憶,真的不只龍船頭飯。至少還有欒樨餅。欒樨(粵音「煙西」)餅是甚麼?從前的我可沒深究太多,只知道每年農曆四、五...

癲喪背後的真誠

AlvisSio

很久沒有在看電視時笑得如此開懷、癲喪,可能是因為公仔箱裏的人也是如此的開心和癲喪。這是我這星期看《Error自肥企画》的最大感受。是的,只是短短五集,已經足夠感受到這班底的癲喪:青春、暴走、夕陽、柒頭皮、鳳凰不死鳥,鬼王之王、恒星彈、初號機⋯⋯他們的厲害,就是你看完每集,都總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