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
王立秋

一个没有原创性的人。 In the world of poverty, signlessness is best, in the story of love, tonguelessness is best. From him who has not tasted the secrets, Speaking by way of translation is best. (Jami, Lawa'ih)

安娜·阿普尔鲍姆:俄国滑向内战

此时此刻,一如彼时彼刻

俄国滑向内战:

普大帝正在面临他的沙皇尼古拉斯二世时刻么?



安娜·阿普尔鲍姆/文

王立秋/译



Anne Applebaum, “Russia Slides Into Civil War”, The Atlantic, June 24, 2023, 6”26 AM ET,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23/06/russia-civil-war-wagner-putin-coup/674517/。译文仅供学术交流,请勿做其他用途。



普大帝在自己周围、在国内建的镜厅是如此复杂、如此多层,以至于在俄罗斯真发生叛乱前夕,我很怀疑大帝自己信不信那会是真的。


当然,在这场兵变开始不到一天前,我们其他人也不知道它的主要参与者,尤其是核心人物瓦格纳雇佣兵集团首领普里戈津的真实动机是甚末。普里戈津的战士参与了非洲和中东各地(包括叙利亚、苏丹、利比亚、中非共和国)的残酷冲突。他声称,他手下在乌克兰作战的士兵有两万五千人。在周五下午的一则声明中,他指责俄军轰炸他的基地,杀死了他手下的“大量”雇佣兵。接着,他呼吁武装叛乱,誓要推翻俄国军事领导人。


在过去好几周[1]里,普里戈津一直在辱骂俄国军事领导层,他嘲笑俄国防部长绍伊古懒惰,还说这个总参谋长容易“偏执发狂”。周五,他打破官方叙事,直接怪[2]军方领导层和他们的寡头朋友在2022年的时候对乌克兰反动全面入侵。他说[3],2月24日乌并没有挑衅俄,相反,是俄罗斯的精英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掠夺他们占领的顿巴斯领土并变得贪婪,想要更多。他要传达的信息很清晰:俄军发动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打得又无能,害死了数万俄国士兵。


普里戈津称[4]“必须阻止这个国家的军事领导层作的恶”。他警告俄国的将军们不要抵抗:“我们会认为任何试图抵抗的人都是危险的病立刻消灭他们,包括我们路上遇到的任何检查站和在天上看到的任何飞行物。”鉴于普里戈津声明所展现出来的咆哮的戏剧性、所使用的巴洛克式的语言,两万五千名雇佣兵要主动开战撤俄军指挥官的职这个想法立刻就让很多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是真的吗?


直到事情开始的那一刻——在有人在离边界几英里远的罗斯托夫看到从乌克兰过来的路上真的出现了瓦格纳的车,并且真的有人看到瓦格纳士兵在罗斯托夫一家快餐店(以前的麦当劳)买咖啡的时候——这看起来还是不可能的。可当他们在那个城市出现,当普里戈津在罗斯托夫南方军区总部的院子里发布视频,当他们似乎准备控制罗斯托夫和莫斯科之间的沃罗涅日,各种各样的理论就开始出现了。



也许,普里戈津正在和乌克兰佬合作,这是一个为结束战争而精心策划的阴谋。也许,俄军真的试图终止普里戈津的行动,不给他的士兵武器和弹药。也许,这是普里戈津保自己的工作和活路的方式。也许,这只是普里戈津作为一个按俄罗斯职业罪犯阶层道德准则生活的被定罪的贼觉得自己被俄军领导层看不起了,想要尊重。也许,只是也许,普里戈津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一些俄罗斯士兵会愿意加入他。


因为俄国不再有任何类似于“主流媒体”的东西——有的只是政权的宣传,和一些流亡媒体——现在没有任何好的信源。现在,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一个信息混乱的世界中,但这是一种更加深刻的真空,因为如此之多的人在假装说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要理解(或猜测)正在发生什么,必须关注一系列不可信的俄语电报账号,或去读可信却离行动更远的西方和乌克兰开源情报博主:比如说@wartranslated,这个账号会把俄语和乌克兰语的视频配上英文;或Bellingcat (一个率先使用开源情报的调查团体)的Aric Toler(@arictoler)或之前属于Bellingcat的Christo Grozev(@christogrozev)。Grozev现在看起来更可信了,因为他在几个月前就说过,瓦格纳集团正在筹备一场政变。(今天早上我和他聊了聊告诉他事实证明他说对了。他说,“是啊,我是对的。”)


但克里姆林宫可能也没有很好的信息。一个月之前,大帝才表扬普里戈津和瓦格纳在现代军事史上最漫长、拖拉得最厉害的战斗之一后“解放了”乌东的巴赫姆特。相形之下,今天的叛乱计划和执行得更好:拿下巴赫姆特花了近11个月,但普里戈津不到11小时就打到了罗斯托夫和沃罗涅日,还一路得到了军官和士兵们的支持,看起来,后者就是在等他们来。[5]


现在,各种军车在莫斯科周围开来开去,看起来是在执行“堡垒行动”,旨在保卫安全部门总部。一位俄国军事博主称,周四凌晨军队各单位、内务部、联邦安全局和其他部分已经进入反恐警戒状态,准备迎接来自乌克兰的恐怖袭击。也许,这是克里姆林宫想让自己的支持者认为的——虽然那位博主的信息来源尚不清楚。


但现在,不可避免的冲突——大帝与现实的冲突,和大帝与厨子的冲突——正在向高潮发展。普里戈津要求国防部长绍伊古来罗斯托夫见他,普里戈津肯定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帝的回应则是不点名地谴责普里戈津,他在周日早上的对国民讲话中说,“过高的野心和个人利益导致背叛”。一个据信代表瓦格纳的电报频道回应说:“很快我们就会有一个新总统了。”无论哪个账号是不是真是瓦格纳的,一些俄国安全领导人表现得好像它就是,并宣示了自己对大帝的忠诚。俄国正以一种缓慢、失焦的方式滑向一种只能被称为内战的状态。


也许,人们也不应该为此而感到惊讶。数月——实际上,是数年——以来,大帝一直把自己国家的一切麻烦都怪到境外势力头上,怪美国,怪欧洲,怪北约。他用虚张声势、傲慢的表象来掩盖自己国家、自己军队的虚弱,试图用“白人基督教民族主义”来骗国外俄粉,用帝国主义的爱国主义来割国内韭菜。现在他面对的,是一场符合现代俄罗斯军队的真实价值观,的确也符合现代俄罗斯的真实价值观的运动。


普里戈津见利忘义、野蛮、暴力。驱动他和他的手下的,是金钱和自利。他们为高层的腐败、为给他们的糟糕装备、为令人难以置信的伤亡而感到愤怒。他们不是基督徒,他们也不关心彼得大帝。普里戈津在做的,是给他们当前的困境一个在心理上安慰他们的解释:他们没打败乌克兰是因为他们被自己的领导人出卖了。


此时也有彼时的先例。1905年,俄国舰队在对日战争中灾难性的表现促成了一场失败的革命。1917年,从一战战场归来的愤怒的士兵发动了另一场更加著名的革命。大帝周六早上在电视上短暂路面时提到了那个时刻。他说,事实证明, 彼时“军队背后的争论乃是最大的灾难,它导致军队和政权被毁,广大领土沦丧,最终酿成了一出悲剧和一场内战。”他没提到的是,直到退位前的一刻,沙皇尼古拉斯二世还在和他妻子喝茶,还在写他平庸的日记,还在想象普通俄国农民爱他、会永远站在他那本。他错了。


[1]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3/06/ukraine-counteroffensive-russia-goals/674333/

[2] https://twitter.com/wartranslated/status/1672177488535977984?s=20

[3] https://twitter.com/wartranslated/status/1672177488535977984?s=20

[4] https://twitter.com/wartranslated/status/1672314259907158028?s=20

[5] https://twitter.com/christogrozev/status/1672506763600437249?s=20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