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數字貨幣與環境公義

發布於

作者:蘿蔔頭


最近與智利朋友在公園吃外賣時,他表示很遺憾沒有在2011 年購買比特幣。當時,一個比特幣的價值還不到1美元;現在,儘管價值由去年的65000美元下降,仍高達37907.8美元。我的朋友一邊吃雞串,一邊呻吟著:「要是我當時買了20個比特幣,我現在就可以退休了!」


比特幣是近幾個月來變得時尚的密碼貨幣之一。密碼貨幣是去中心化的交易貨幣單位,因此,貨幣的交易沒有監管機構(如中央銀行)來追蹤或控制。儘管可以通過公開的區塊鍊網絡台本追蹤資金去向,但加密貨幣交易是匿名的。比特幣有供應限量,僅有2100萬個。這個上限由比特幣的創辦人中本聰隨機決定,並造成了人為的稀缺性。許多人認為這種稀缺性令比特幣有特別價值。


我無可否認,若我朋友早期投資比特幣,他早已變成富人了。但我朋友對密碼貨幣的熱情令我感到驚訝——我們畢竟是關注氣候變化的生態學家。眾所周知,比特幣交易和挖礦非常耗能源。所謂挖礦是在區塊鏈台帳上驗證和記錄新交易的過程。驗證涉及檢查不同變量,例如地址、姓名、時間戳、買家帳戶中的金額。然後,比特幣礦工需搶先解決一個需要大量計算能力的難題才能成為被認可的驗證人。第一個驗證或提供「工作證明」(proof of work)的礦工將獲得新的比特幣作為獎勵。為了參與解決驗證難題的競爭,礦工需消耗大量能源。通常,由於很多礦工競爭落敗,一場比特幣認證也會浪費大量能源。比特幣採礦和交易的總能源消耗量為130億千瓦時,這大致是瑞典每年消耗的能源量。

比特幣每年的總耗電量。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密碼貨幣需要大量能源並不是新資訊。不少筆者記載了其環境影響和緩解方法。中國大陸是其中一個留意密碼貨幣碳足跡的國家,並在2021年禁止密碼貨幣交易和發電公司為密碼貨幣供電。儘管有礦工使用中國水力發電廠產生的多餘電力,也因在郊區興建數據中心而使電網擴展到没有可再生能源的農村社區,但他們也令內蒙古和新疆的煤炭發電大增。


我們也需要質疑密碼貨幣使用大量可再生能源的斷言。尤其是在中國,雖然水電是一種可再生能源,數據中心或許能夠通過建設新的電網重新分配過剩能源,但這些水電站和水壩建設造成了湖南等地不少社區的逼遷及重新安置。這些社區通常在搬遷後失去可再生能源,食物和水供應的穩定性也有減無增。


中國對密碼貨幣的禁令也在其他地方造成了環境不公。礦工們將「挖礦場」從中國遷出後,需要尋找新的能源便宜、水資源豐富的地方,以便冷卻他們採礦用的器材。廉價能源通常由天然氣和煤炭等化石燃料生產。因此,礦工轉移到化石燃料豐富且有大功率線路供電的國家——如哈薩克斯坦和美國等。在美國,這些發電廠通常靠近歷來遭受化石燃料燃燒污染的黑人社區;有些為了實現氣候目標而關閉的發電廠,更是為了密碼貨幣採礦供電而恢復運作。想像一下,如果你通過長期抗爭成功阻止了高碳排電廠的污染及其帶來的健康問題,但之後電廠因比特幣恢復運作,你會有多氣憤。即使美國有密碼貨幣採礦使用可再生能源,極高的耗電量也可能逼使鄰近社區開始使用化石燃料。

一個密碼貨幣的數據中心及「挖礦場」。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雖然我的朋友只在我們的對話中提及比特幣,但其他密碼貨幣也會對環境和社會造成不同的影響。例如,應用第二廣泛的密碼貨幣以太幣正在把驗證手段從工作量證明轉向權益證明(proof of stake),以降低其碳足跡。權益證明的運作原理:礦工質押一些以太幣,以增加被系統選中為驗證者的概率。如果驗證者在沒有錯誤或欺詐的情況下成功執行驗證,他們將獲得新的以太幣。權益證明不涉及解決數學難題的競爭,因此以太幣交易和驗證所需的電量更少;該公司聲稱將於2022年減少99.5%的排放量。然而,擁有最多以太幣的驗證者最有機會「挖掘」新幣——富人只會越來越富。這意味著,儘管密碼貨幣正嘗試擺脫造成今日貧富差距的中央銀行機構,貨幣仍然在本身的系統內製造自己的不平等。


由於跟朋友吃飯時我沒有以上資料,所以無法反駁比特幣或以太幣可能對我們和環境造成的傷害。我也不得不聽我朋友解釋他對非同質化代幣(NFT)的熱情。NFT是藝術品、影片、合約、醫療保險保健等可交易的非貨幣數字物件,而這些物件是用密碼貨幣購買。交易時,密碼貨幣平台——如以太坊——將生產NFT。NFT並是一些複雜的代碼,是交易的證明。NFT可用於保護藝術家版權。例如,一些NFT規定,每筆交易必須將15%的利潤給藝術家。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藝術家Beeple的一件藝術品,最近以6900萬美元的價格作為NFT出售。圖片來源 : Beeple

可是,NFT造成的環境傷害非常高:一筆交易會排放440磅二氧化碳,比每個家庭每月的排放量更高。雖然NFT已被用於環境評價——例如碳信用——但這種應用帶來好處尚未得到證實。事實上,由於NFT比較抽象,NFT買家很難使賣方確保買下的環保行動有環保效益。例如,Save Planet Earth(SPE)向投資者出售變成了NFT的碳信用額,稱購買的NFT代表著SPE將在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等南半球國家種植10億棵樹的項目投資。然而SPE與地方政府達成的植樹協議已被證明是不存在的,可算是欺詐行為。此外,在馬爾代夫這個每年受海平面上升嚴重影響的島國種植大量樹木,並不是一個特別有建設性或好的主意。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將這種NFT風險稱為「不良的氣候適應」。


中國、孟加拉、尼泊爾和玻利維亞等國家已逐漸禁止使用和交易密碼貨幣,但其他國家正將其推進。薩爾瓦多剛剛將比特幣作為其法定貨幣之一,儘管其國內有大規模示威抗議合法化。美國得州已經計劃成為世界加密採礦之都。我的朋友也對密碼貨幣的未來同樣興奮。但我們不能全都成為礦工。若全世界整天在電腦前進行NFT交易,誰來生產和運送食物給我們?誰去建立所有這些數據中心和挖礦場?當海平面因密碼貨幣消耗化石燃料而上升時,誰去把沿岸城市搬到內陸並重新安置居民?完全依靠密碼貨幣無法減緩氣候危機,也無法解決我們現今需要解決的不平等。因此,一個完全依靠密碼貨幣的未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

📣📣我們有讀者群組了!

親愛的讀者朋友,我們近日在微信公眾號上開通了讀者微信群組,歡迎你的加入!
我們會在群中分享關於勞工和環保的各種資訊、文章、觀點等等。
歡迎群友進群來分享、討論、交流、交朋友!
希望大家進群之後相互友善,共同創建一塊進步、理性、有建設性的小小賽博空間。
(進群方式:掃描以下二維碼添加好友後,我們會將你加進讀者群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