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子緣

一個寫作的人。 文字與藝術,無法抽離。 文字創作、旅遊、繪畫與美食,構成屬於我的故事情節。 憑《生命的交替》獲得第三十屆全港青年學藝故事創作比賽公開組亞軍 憑《藏於心底的說話·合照》獲得「文字創作室」主辦的徵文比賽第三名

《遺失的角落》上集第七章

發布於

  早上十時正,由於阿捷今天早上不能相伴,所以我換上了白色小背心和黑色寬身長裙後,便獨個兒離開酒店。我按照自己的計劃,出發到中正紀念堂遊覽。


  我拿著阿捷畫給我的地圖,跟著地圖的指示,成功到了位於西門町的捷運站。根據捷運路線板的指示,我應該乘搭新店線。我找到了前往新店線的月台後,便站在月台上等待列車。


  ‘Excuse me, do you know where is the Old Streets of Danshuei?’一個膚色黝黑的外籍人士向我問道。


  ‘Sorry,I don’t know.’


  ‘Are you Taiwan people?’那個男人向我問道。


  ‘No.’


  此時,列車剛剛到站,我便跳上車去。本以為與這位外籍男士的交談已經結束,那料我才剛上車,他便繼續說:‘Could you read those words?’他指著列車上的漢字問我。


  本來我是不喜歡隨便跟陌生人攀談的,不過本著不在遊客面前失禮的原則下,我便友善地回答:‘sure!’


  ‘Really?How to pronoun those words?’


  我一連讀出了列車上的一些標語,然後他對我說:‘Thank you!Where are you going to?’


  ‘I am going to Chiang Kai-shek Memorial Hall.’


  ‘I see. Where are you come from?’


  ‘Hong Kong.’


  此時,列車已經到達中山站,於是我便對他說了一聲:‘Goodbye.’


  不過,他說他也下車,還一手捉著我的手臂下了車。我的內心開始有點驚慌,究竟他會不會有所企圖?


  我輕輕地掙脫出自己的手,然後說:‘Sorry!I am going to visit me boy friend now. Goodbye!’


  ‘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which hotel you live then I can go to find you?’


  ‘Sorry,I live with my boy friend.’我轉身便想離去。


  ‘Please wait!This is my name and my e-mail address,will you e-mail to me?’他把一張明片遞給我。


  ‘OK,goodbye!’我一邊接過,一邊急步離開車站。


  走出了車站,沒有再看見那個男人,我的心才定下來。


  中正紀念堂跟車站相距很近,我走了一會兒,便找到了。中正紀念堂的前面有一條長長的樓梯,我一口氣走上了數十個階梯,然後走進紀念堂。我看見一座巨大的孫中山先生銅像,背後的雲石牆寫了「倫理」、「民主」、「科學」和一些細小的字,這些都是孫中山先生所堅持的理念。


  由於阿捷不在我身邊,我一個人很難替自己拍照,於是便請了一位在場參觀的小女生替我拍照留念。


  我獨自一人去到一些從未到過的地方閒逛,感覺實在很新奇、很興奮呢!我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因為在香港的時候,已經很久沒有這種閒情。


  離開了中正紀念堂,我便到附近的國家音樂廳和國家戲劇院看看,拿著相機到處拍照影,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


  不經不覺,原來我已逛了很久,回到西門町時,已經接近五點鐘了,於是我走進一家便利店,急急走進去致電給阿捷。


  「喂,阿捷!」我佻皮地說。


  「楚楚!你去了哪裡?你知不知我很擔心你?」阿捷那著急的聲音在電話筒內傳進我的耳朵裡。


  一陣甜絲絲的感覺襲上心頭,我回答說:「對不起!在香港的時候,我也常被人說我沒有『交帶』(沒把事物交待清楚)的!你現在來酒店找我嗎?」


  「是呀!我買了演唱會的門票,等會兒帶你到我的學校聽演唱會好嗎?」阿捷好像不再生氣了。


  「好呀!」聽到他的話,我很開心呢!因為待會可以參觀一下他讀書的地方!


  「你快些回酒店等我,我問朋友借了一台機車,現在就來接你,你在酒店大堂等我啦!」阿捷吩咐我說。


  「是!等你!」我乖乖的回答。


  掛線後,我便立即返回酒店。我實在太興奮了!我有機會乘坐機車呢!雖然不可親自駕駛,但有機會坐坐,我真的很興奮!希望阿捷快些來到呢!


  我在酒店大堂等了一會兒,便見到阿捷推門而進。


  「楚楚,起行了!」今天的阿捷,上身穿了一件底色是深藍色的襯衣,上面印了些英文字,而下身則穿了一條寬身牛仔褲,雖然是如此簡單的裝束,但他那結實的身形,仍然顯得很帥氣。


  「是!」我興奮地跟他走出了大堂,步行了一會,他便停在一輛半舊的銀色機車面前,之後從椅子的暗格內拿出了兩個銀色的頭盔,把其中一個遞給我。我把它戴上之後,發現它實在大了一點兒。阿捷看到了這個情況,然後對我說:「沒辦法啊!你且戴著它吧,不戴頭盔會被撿控的。」


  「知道。」我乖乖地戴著它。


  他把車子的引掣開動,把它駛到一個適合開動的位置,然後便對我說:「楚楚,上車。」


  我把雙手放在他的肩膊上,然後跨上機車的座椅。待我坐好之後,他便把機車開動。


  此刻,我仍未確定自己是在現實中,還是在夢境之中。阿捷用機車接載著我,在台北的馬路上飛馳,彷彿是在現實的世界中發生著做夢般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


  從沒試過在馬路上與其他駕駛者如此接近的我,享受著這種極新奇的感覺,沉醉在一切映入眼簾的景物之中。我並沒有擔心和懷疑過他的駕駛技術,對他,我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台灣的交通規則,對於我來說,還是覺得很混亂似的,不過我知道當地的人早已習慣了這種守則,只是我大驚小怪而已!


  不久,我們便到達了目的地───國立台北大學。正當阿捷在泊位時,一個身形頗健碩的短髮男孩一邊走近他,一邊用國語說:「阿捷,回來看音樂會嗎?」


  「是呀!我帶朋友一起來看。」阿捷一邊把車子泊好,一邊用國語回答他,同時亦望向我,示意我是他帶來的朋友。


  「哦。」那個男孩朝我微笑,我也禮貌地笑笑。


  我們一同步入校園,一個光頭的男孩子跟阿捷打招呼:「嗨,阿捷!」


  「大個子,你都來看音樂會嗎?」阿捷笑著說。


  「是呀!有光良、梁靜茹,我一定看吧!」大個子舉起大姆指說。


  「是呀!我帶了朋友來看。」阿捷望望我說。


  「你好!」我禮貌地說。


  「你好!我是張博文,我該怎樣稱呼你?」大個子熱情地問我。


  「我叫楚楚。」我微笑著道出自己的名字。


  「她是香港人,是從香港來探望我的。」阿捷對他說。


  「是嗎?你真是對他太好了!」大個子露出一個「鬼馬」的樣子。


  「其實是我想有人帶我遊台灣啊!」我刻意地試著解釋。


  「你能聽懂我說的話?」張博文問我。


  「一點點,只要你講得不太快,我大概是懂的。」


  「真棒啊!」


  我以微笑作回應。


  「不打擾你們了,我還要去跟詠儀、火龍等人會合,再見!」


  「再見!」我跟阿捷同時說。


  「楚楚,要不要參觀一下我的校園?」阿捷問我。


  「好呀!」我實在希望能多些了解他所身處的環境。


  他帶我到教學大樓、籃球場等地方,當我們在沿途碰見了一些阿捷的同學,阿捷便介紹我跟他們認識。


  看看手錶,音樂會快將開始了,於是阿捷便帶著我到體育館去。


  「阿捷!」一個長髮的女孩叫喚他,她的身旁還有一個短髮的女孩。


  「李芝、徐媛,你們也來聽音樂會?」阿捷笑著說。


  「是呀!她是你的朋友?」李芝和徐媛看看在阿捷身旁的我。


  「你好!我是楚楚,是阿捷在香港認識的朋友。」我對她們作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李芝。」李芝是位長髮女子。


  「我是徐媛。」徐媛那頭短髮,看起來有點像男生呢!


  「李芝、徐媛,你們猜猜楚楚今年幾多歲?」阿捷瞇著眼笑著說。


  「阿捷!」我笑著喊了一聲,輕輕地拍打他一下,但其實我的心裡是很介意的!為什麼?為什麼非要告訴別人我比你年長不可!


  「我猜是讀高中五年級吧!」徐媛率先說。


  「我猜她十七歲吧!」李芝也接著說。


  「全都錯了!她已經二十四歲了!哈哈!」阿捷把答案揭盅。


  「我才二十三呀!」我故作輕鬆,但是,誰知道我的心在發酸呢!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遺失的角落》上集第一章

《遺失的角落》上集第二章

《遺失的角落》上集第三章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