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重建

LikeCoin 與 #decentralizehk 發起人。 地球人,信仰自由多元,左而不膠。人文為體,科技為用。 https://ckxpress.com

DHK dao 的前世今生 ft. Blockchangehk

發布於
早前作客 Blockchangehk ,從社群建設、治理、與鏈下世界的互動等角度討論 DHK dao,主持人 Kacy 問了些很有意思的問題,比如 DHK dao 怎樣避免其他 DAO 普遍出現的「M 型社會」。

以下除了分享錄影 1,我用文字再次簡單回應,方便台灣以及不習慣看影片的讀者閱讀。請注意以下是重新撮寫而不是文字稿,影片有更多細節,但我一向反應遲鈍,講話欠條理,重寫會比較簡潔,否則恐怕會上萬字,嚇跑大家。


Q:自我簡介?

挺簡單的,簡歷只有幾行:大學畢業打工一年後創業,做了 18 年手機遊戲,然後發起 LikeCoin 至今 5 年,同步於前年發起 #decentralizehk。

Q:做遊戲那麼久,為甚麼做的是 LikeCoin 而不是佈局 GameFi?

我沒有把各類型的創作分得那麼清楚,更沒有甚麼佈局可言。而除了開發遊戲 18 年,我也寫作 20 年,選擇文字創作也不奇怪。況且,其實 LikeCoin 也並非只針對文字創作,只是作者和報導者用得比較多而已。

不過,真要把各種創作細分的話,我還是會認為寫作和報導最為缺乏商業模式,也最需要支持和找出新範式。雖然幾乎所有從事創作的人都會說自己過得不好,但遊戲、電影、音樂等產業,至少有點規模,頂多是從業者收入不如以往而已。而創作與報導,卻是幾乎沒法活了,偏偏兩者對人類的文化與文明都非常重要。

Q:LikeCoin 在台灣的用戶最多,是不是因為香港是個「文化沙漠」,所以選在台灣發展?

沒有這種考慮,也不認為香港是文化沙漠。

LikeCoin 起首幾年在台灣有最多用戶純粹是自然而然。互聯網產品總要先為小量用戶深耕,理順流程,做好轉化,除掉臭蟲,才把產品翻譯成其他語言、移植到更多平台、推向其他地區等;而 LikeCoin 初段以中文先行,理所當然在台灣積累了較多用戶。

不過,社群也不乏熱心的用戶,自發把介紹和文檔等翻譯成其他語言如俄文;再加上二月啟動的空投從世界各地引入了幾萬用戶,LikeCoin 社群已經日益國際化。

Q:DHK dao 的源起?

談 DHK dao 就得從 #decentralizehk 談起。

兩年前,因為一條即將在香港生效的法例,我寫了一篇文章 2,科普怎樣保護個人私隱,並 hashtag #decentralizehk,在《明報——星期日生活》、 ckxpress.com 及《立場新聞》等媒體發表。

之後,我繼續以 #decentralizehk hashtag 書寫相關話題,#decentralizehk 遂成為一場運動,科普區塊鏈、密碼貨幣尤其穩定幣等技術。

然後,#decentralizehk 也成為《蘋果日報》的專欄,當然,如大家所知《蘋果日報》於去年被消失。於是 #decentralizehk 又成了一份每逢週五以電郵發放的週報,一個公開教材的「財務自由」課程 3,以及一個 Telegram 公海。

再然後,為賺取運作經費也為提供凝聚社群的環境,#decentralizehk 於去年開始當上 Solana 以及 Cosmos 生態的驗證人,至今共在 19 條公鏈營運節點。

來到今年,自覺是時候開始去(掉自己這個)中心,以 DAO 的模式持續發展 #decentralizehk,於是在 2022.02.28 發表 DHK dao 宣言 4,成立 DHK dao 5

Q:香港人對區塊鏈理念遠低於對幣價、NFT、炒賣等興趣,有何看法?

我相信對噱頭、賺錢更有興趣是普世現象,不是香港人比較市儈。

這也是人之常情,我不能期望人人都像我這麼悶蛋。相對於聲嘶力竭跟人說自己的文章很有意思,不如少點炒作多些閱讀,更理想的做法是讓炒作和科普成為朋友;實際上,兩者的確沒有必然衝突,比如即使現階段的 NFT 以炒賣為主,也的確讓更多人開了錢包,也有部分因此對背後的邏輯產生了興趣。

話雖如此,我必須承認我很不擅長宣傳,更不懂得炒作,總是佛系做產品、寫作和教學。

Q:如何避免 DHK dao 像其他 DAO 般變成 M 型社會?

DHK dao 跟大部分 DAO 都不一樣,主張每位持份者只持有一顆 DHK,其他出售套利或者送給身邊的人科普區塊鏈,因此可能不會出現早起參與者佔非常多,後來者永遠追不上,結果選擇離開,最後只剩頂部和新進入持份者兩端的「M 型社群」。

Q:DHK 只有 7,000,000 顆,如何處理 subdao 或者更大量人口?

還沒有考慮 subdao,先專注做好一件事。

Q:DHK 如何獎勵為社群付出的參與者?

暫時沒有任何獎勵,比如 DHK dao Discord [5] 是用戶自發的,沒有任何回饋。

但「用愛發電」並非我的主張,只是還沒處理到,希望往後會有社群提案撥出一部分公款,用某種方式鼓勵出力的參與者。

Q:如果有人手持大量 DHK 而且作惡,如何處理?

萬一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得接受 Code is Law,斷不能人肉搜索出背後的人或組織,企圖在物理世界修理對方。

但這並不代表被動,而是主動從一開始就盡可能避免這種事情發生;更並非任人魚肉,因為最壞情況,社群還能「fork the government」,基於社群被破壞前的狀態複製一個新社群,在新的平行時空踢走惡人。

Q:DAO 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甚麼?DHK dao 如何面對?

可能會出現的挑戰包括多數人暴政,以及有錢人完全主導等情況。

DAO 的核心是以智能合約管理資產和投票治理,而如果說它有甚麼最大缺失,大概也是沒有思想沒有彈性的智能合約。它不會偏幫誰,但也不會酌情處理,不會因時制宜。

所以 DHK 一開始甚麼都沒有,就要先有 DHK 宣言,作為社群契約。社群契約是智能合約的補完,如果智能合約是強壯的身體,社群契約就是那之上的靈魂,缺乏了社群契約的智能合約,有如沒有認受性的政府。

除此以外就是教育,民主不只是少數服從多數,也不是只考慮效率,還有參與社群,對自己負責等其他層面的意義,需要配合公民教育和通識教育等。

湊巧 DHK dao 的宗旨就是科普,正好填補這個需要。

Q:現時 DAO 和密碼貨幣處於法律漏洞、灰色地帶,怎面對香港接下來比如只限專業投資者參與等政策?

區塊鏈與密碼貨幣也許是灰色地帶,但我不會理解為法律漏洞。普通法的精神就是沒說明違法就是可以做,證明人民違法是政府的責任。

在高速發展的科技領域,很多以往並不存在的概念,社會斷不能等到政府立法完成才參與,否則不但個人吃虧,整個國家都會在國際社會失去競爭力,對誰都不是好事。

Q:預計 2022 年區塊鏈產業會有甚麼大事?

首先,相信以太坊將會登上一個無可動搖的位置。又或者,它已經登上了。但這不代表其他的鏈就會消失,相反,以太坊給物理世界證明了區塊鏈的意義,其他鏈就可以做得更多了。

當中,Cosmos 一向是我很喜歡與看好的生態,因為它多元,很多在以太坊等「萬能公鏈」沒法有效執行的項目,都能以應用鏈形式存在,LikeCoin 和 DHK dao 都在 Cosmos 生態實現。

2022 年,相信 Cosmos 生態會更加多元,發展更加蓬勃。


我是《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的作者高重建,斜槓寫作/教學/創業,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民主自由,作品每週五發表於 #decentralizehk 週報。

這些文章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如果你相信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付費訂閱,款項將全數投入 LikeCoin 治本獎學金。

[ 課金支持 ]


延伸閱讀

  1. [Web2.5 時代] KZ x 高重建@ LikeCoin和 decentralizehk發起人
  2. 國安面前,必須裝備的三件工具 #decentralizehk
  3. 區塊鏈社會學.財務自由篇
  4. DHK dao:分散式自治組織走入民間
  5. DHK dao Discord
  6. 懶惰共識+逆向投票:沉默大多數的協作
  7. 八大特性,檢驗市面上各種 DAO 的「純度」

Original link: chungkin Expres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DHK dao:分散式自治組織走入民間

懶惰共識+逆向投票:沉默大多數的協作

Web 3.0 的去中心化是未來嗎?關於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二三事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