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馨雨

18岁,好奇学习社区毕业生,四川成都人。 写作,追问,记录生命。 克制,勇敢,诚恳做人。

親密關係 | 我什麼時候陷入了對愛的示弱綁架?

電影《假面》劇照
我們要做的應該是真誠地做工,放鬆地享受,然後自如地表達


01 為什麼會想到這個問題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感覺到和別人敞開心扉地談話是很困難的事。尤其是我愛的人。

相比於很多我所看到的同年齡階段的人,我老覺得自己過得太沉重。我生活得很沉重,愛得很沉重,作忍受狀也很沉重。我老是思考一些抽象、細微又敏感的話題,在一段感情關係中,我似乎總是不斷認錯但又不斷去壓迫對方的那一個,這種形象讓我想到了千與千尋中的無臉男。

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我老是太害怕別人因為我的愛而受傷,但我還是在不斷地消耗對方,給對方壓力。我靠這種方式把自己牢牢地掛在另一個人身上。害怕別人因為自己而受傷,或許是種善良,但如果不斷地拿出來強調,就是一種自私,一種示弱的道德綁架。

我之所以能夠後知後覺的察覺到這一點,或許是因為我自己的過往經歷。

 

02 過往經歷(可能)對我產生的影響


童年時期我和爺爺奶奶居住,奶奶是典型的強勢控制型人格,習慣於對任何事都掌控話語權。在和奶奶的相處中,我習得的最大的教訓,就是不要用愛去控制對方,不要成為強勢的那一個。

而在和父親的相處中,我其實很長一段時間都在被某種程度上的“道德綁架”。父親常常對我訴說他生活的辛苦和心酸,末了又總要告訴我他所想要的不過就是我健康幸福。甚至可以說,我們之間本就稀少的談話從來都只有這一項內容。很長一段時間,這種無盡的重複都壓得我喘不過氣。

電影《假面》劇照

有時候我看到那些在各種關係中洋溢著無聊廢話和無聊打鬧的相處,才會覺得,那才是愛嘛。我覺得這樣的愛輕鬆多了,也輕盈多了。愛是在生活中進行的,如果一段關係中只有大段大段地對於愛的哲學討論,或者各種自我懲罰式的檢討和小心翼翼,我想那不是我所期待的可以落地的愛。

但是不知不覺,我卻漸漸成為了父親這樣的人。

 

03 我在愛這件事上犯過的“錯”

 

有一段時間我開始拒絕“說話”,是因為我在經歷一種撕扯。一方面我並不想給任何人帶來任何負擔,一方面我也真的希望我可以保持真誠,我能夠得到安慰。

所以我總是肆無忌憚地發洩,然後又看似惶恐實則理直氣壯地道歉,說“對不起,我不應該讓你承受這些”,說“如果我有讓你感受到不舒服請立馬告訴我”...但事實上我和我對話的人對彼此的了解程度,以及對彼此的愛和信任,讓我根本不需要總是反復強調這些。

我錯把自己當作了一段關係或者一種感情的主宰。我以為如果想要維持好一段關係,我就得不斷使勁兒,我要努力讓對方感到輕鬆,我要努力讓別人不受傷,我要學會為這段感情負責...是的,全部都是“我要”如何如何。

 

04 或許不要那麼使勁兒

 

可是哪裡有那麼多的“我要”,不要那麼使勁兒或許才是一種更好的狀態。因為愛不是由我一個人來做工的,它也不是一種單向的賜予和單向的努力。愛是存在於兩個人,或者很多個人之間的共同的構建。

不要把自己想成是弱勢的一方,理所應當的調整一切去迎合的一方,也不要把自己想成是理所應當去享受的一方。我們要做的應該是真誠地做工,放鬆地享受,然後自如地表達。

畢竟,Love never fails(愛是永不止息)。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