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3 篇作品累積創作 86402 
Mokayish
置頂作品

關於未來發文的公告事項

昨天已經收到Vocus方格子站方的系統信,確認我入選這次Vocus Premium的測試計畫,不能說意料之中,反正就算沒入選,遲早還是會被選進去。這不是重點就是;自從去年八月與方格子簽約之後,對於發布在Matters的極短篇創作,我就做出了「作品發布一至兩個月後隱藏文章」的決定。

Mokayish

過了十年,光景依舊的封閉學路

看到最近因為「學生能不能穿外套」的問題,突然想回憶一下以前的學生生活,雖說我早在《好學生與壞學生》、《我們都曾擁抱炸彈》等文章聊了不少事。以前冬天的南投其實是非常冷的,遠比濕冷的台北還要冷。

Mokayish

樹靈的甜漿罐

用石頭割開老樹的皮,它盯著,直到濃醇的甜樹漿自樹的劃口緩流出來;小小的芽觸將罐靠上去接取這些寶貴的汁液。罐變重了,它的芽觸,也發出無力支撐的裂痕。芽觸斷了,罐碎落,綠漿流罄。它絕望地呼吸到老樹失望的嘆息。

41
Mokayish

老書巫

他翻著書,不停地翻著,翻著。書的內容其實很平淡無奇,只是記述著他早已熟知並且學會、一種能夠讓植物轉變成蜥蜴、然後讓蜥蜴吐出金色栗子的怪異魔法;但,他依然深深著迷。因為這位書的作者不僅重新詮釋了這套魔法的應用概念,也寫入大量的實驗紀錄與成果感想。

Mokayish

訂閱制能不能搞

單純論讓作者創造實質收入的話,能,只要作者自身的寫作主題性夠強,吸眾魅力夠好,要搞當然可以搞。但是在推出訂閱制後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等於作者必須在「創作外面架上一道護欄」,你必須付入場費才可以進去參觀;這對讀者當然沒差,但對作者有差。因為這些內容作者看不到,更別說要用這些付費內容來...

Mokayish

棘的導願

字數又爆了...................又一名族人倒下了。他回頭。走過去,他看見死者身體上本該堅穩綻裂的棘皮,全像是乾燥脆弱的樹枝碎裂在地。他那深黑的頭殼、肩膀、臀部與腳掌,也逐漸被帶有血絲的蒼白給取代。

30
Mokayish

【極短篇社區】寫了就會上癮,一起加入極短篇創作。

有賴於前一周突然大爆發的五十字創作故事挑戰,極短篇社區的追蹤者大幅暴增,過去一週以來,每次打開電腦手機都得忙著拍手、精選,很感謝大家這麼積極投入並且願意掛上極短篇標籤。不過還是請大家記得:參加五十字創作挑戰的創作者,一定...

Mokayish

渦殼

祂矗立在那,已經有好一陣時間了。一陣時間,不管是行商旅行的人類也好,沙漠的野民生物也好。從對未知的不安,到逐漸認定祂的無害,花了十分長久的年歲;這段時間以來,周遭人類國家、聚落,與沙漠生態,早已經歷無數次的變革與演化。

Mokayish

陌生邊界

2017,冬,平日的台北地下街。獨自一人懷著坎坷不安的心從台大醫院離開後,我走在那條街,想著從往常在這逛街得到的愉快,謀點快樂吧;但不幸的是,當看到空蕩奚落的人流與地下街道後,覺得好空曠;發光亮眼的商店,覺得好刺眼。

Mokayish

畫語帽客

他,聽說了。城裡,來了一位神秘的訪客。投射陽光的窗邊閃過吵鬧的影子,鄰宅的孩童們嘻笑跑過,留下一臉好奇的他倚著窗口徒留無法一睹的遺憾。他也想看,也想知道。就像過往城裡舉行了麵包節派對、旅行馬戲團的來訪走演、專程來發糖果的骨遺魔公,還有為某頭逝去的巨龍哀悼而結群飛過的半鳥羽龍群——這些驚奇,他都錯過了。

33